当前位置:去看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 正文 第两千零五十一章 诚邀

第两千零五十一章 诚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太史慈笑了笑,没多说什么,只是让蔡瑁快去快回,实际上太史慈对于蔡瑁去荆襄能拉来多少人并不抱什么太大的希望,孙策麾下的文臣也不是说笑的,蔡瑁能拉来多少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给蔡瑁一个机会,让蔡瑁合理合法的建设自己的军团,将之也作为水军的一份子,加入这个集体,真正为这个集体努力。

    输给贵霜并算不上什么大事,大汉帝国的体量就在那里放着,这种程度的损失,别说是一次,就算是十次也能挨得住,只不过以中原人的习惯,输了终归是要打回去。

    太史慈在处理完海军诸事之后,便带着一部分的亲卫回邺城复命,有一些事情也确实需要交代一下了,而且缴获的大量物资也需要折算到国家钱庄之中,不过这件事可以由糜家代为处理。

    益州,商会的各大商人正在努力的修建益州到汉中的道路,而一文钱没掏的刘璋现在还处于迷蒙状态,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什么都不做就能平白落下一条公路。

    不过这并不重要,刘璋对于这些很难思考的东西,一般浪费一些脑细胞,确定无法理解之后,就交给自己手下代为处理,作为一个能力相当糟糕,但是心大的主公,刘璋放权放的还是很彻底的。

    “去,给我将子乔找来。”刘璋在收到刘备那边大阅兵的信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去参加,反正他也没什么事,而且他对于刘备这个皇兄很有兴趣,也很想看看刘备治下的情况,到底有没有他益州繁华。

    很快张松顶着那张让正常人非常烦躁的脸略带疲累的出现在了刘璋面前,“主公,您找我何事?”

    “我打算去冀州,邺城,去给我皇兄捧捧场,给我弄个章程,准备一下。”刘璋也算是看透了,益州这地方没了他照样转,他手下这群人的能力不是吹的。

    “请问,主公刘太尉又有什么大事相邀。”张松这边最近事情也非常繁杂,诸如张肃,黄权,王累,程畿等一票子人都没回益州,而是在中南半岛镇压小国,自然这些人的事情全部都要由张松来处理。

    搞的张松最近什么心思都没有,只能一直不断的干活干活再干活,他倒是想要撂挑子不干,但现在这个情况,他要是撂挑子了,搞不好益州过不了几天就停摆。

    这也是为什么从长安回来没多久,张松的衣服都宽大了很多。

    “我兄打算在邺城阅兵,送函来邀请我,我打算去一趟,这益州到时候就交由子乔你代为管理。”刘璋笑着说道。

    如果是以前纯粹靠刘焉的遗言继位的时候,刘璋肯定不敢做这种事情,但今时不同往日,刘璋有了自己的功业,出去一趟就算不管益州,以他的身份和功业,也绝对没有人敢觊觎益州牧的位置。

    他刘璋只是性格比较懦弱,又不是没脑子,现在自己麾下的任何人敢动自己的位置,绝对只有死路一条了。

    所以刘璋很放心的将大权交给张松,表示自己没在的这一段时间,益州就交给你代管了。

    这一刻张松无比的心累,如果是在前两年还没出平中南那杠子事情,刘璋敢这么将益州的权力给他的话,他肯定是面上推辞,心中狂喜,然后刘璋出去了就不用回来了。

    现在的话,张松是真正的心累,中南半岛那群人的吃喝拉撒睡,全靠他这个在后方的大总管解决,然后益州内部的大型基础建设他也得盯着,各郡上报的政务也需要处理。

    之前那次推倒的那些南蛮人也需要安置,各郡也需要重新调整官员系统,张松表示自己都干了这么多年的别驾,就今年特别累。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整个人疲累的同时,张松也感觉特别的心安,总之益州上上下下的事情张松都要处理,他表示他现在完全不像是一个别驾,简直就是益州大总管,什么都要盯着,什么都要处理。

    “您去就是了。”张松扯了扯嘴,有些疲倦的说道,“到时候我给您安排好行程,您一路过去就行了。”

    “子乔,你不跟我去?”刘璋不解的说道,虽说张松丑到有些影响市容了,但是鉴于对方的能力,刘璋还是挺喜欢这个人的,尤其是真正了解了益州当前的情况之后,刘璋对于张松的敬佩上升了三分。

    然后刘璋这句话出口之后,他突然发现,对方的双眼流露出了一抹看智障的表情,这一刻刘璋表示自己有些慌。

    “不去。”张松艰难的收回自己看向刘璋的眼神,然后默默地开口说道,去个鬼啊,你刘璋现在能游山玩水那是因为有我张松在你身后给你顶着,信不信我现在走了,益州整个就会大乱。

    益州本身就顶北方四五个州的大小,以前只用管益州北部,南部完全是放养,之前抓住机会将益州南部打死了,将南蛮打服了,能不能将之彻底的折服就看现在了。

    还有诸如益州南北的道路建设,以及中南半岛那边大军的物资往来,外加核定益州南部各郡县人口,派遣官吏,核定田亩矿产,等等乱七八糟的事情,现在就靠张松一个人在处理。

    说起来张松以前都没觉得自己居然这么厉害,这一次算是见识到了,就算张肃,黄权,程畿,李恢那群混蛋一个都没在益州,他发起飙来也能将整个益州处理的井井有条。

    “哦,那我带严将军去。”刘璋咳嗽了两下,没介意张松的神色,他也明白自己问了一个智障的问题。

    “严将军也有事,去邺城不需要摆这些,回头我给您安排就是了,到时候我让人将章程送过来。”张松果断拒绝,严颜你都想带走,你考虑一下我张松的感受没,没了严颜,要是益州南部的蛮子又爆炸了,我靠谁在最短的时间将之平定。

    刘璋无语的看着张松,自己居然被连驳了两次,略有尴尬,但是仔细看了看张松,却发现以前张松打理的非常顺的头发现在也有一些炸,而被那张丑脸遮盖住的眼圈,在刘璋的仔细观察下,也发现了那浓重的黑眼圈,以及有些肿了的双眼。

    话说张松这一身能看过去的也就只有头发了,所以他的头发以前打理的非常之顺滑,现在啊,只能说案牍劳形。

    “给你几株灵芝,你去煮点汤喝。”刘璋开口说道。

    “……”张松表示,刘璋你能不能好好说话,跳跃性思维我现在严重犯困根本跟不上,思维是有些跟不上,但是张松还是谢过刘璋。

    刘璋眼见张松已经这样了,也就没追究,只是摆了摆手让他回去休息了,而张松出了门揉了揉眼,又去干活了。

    “去,给我查一下,子乔最近在干什么?”张松一走,刘璋就找人来询问,最近他是吃得好睡得好。

    “主公,张别驾,最近一直在处理政务,因为诸如张太守,黄别驾,李主簿等人尽皆在南方扫平外藩,益州就剩下张别驾一人在处理这些政务。”近侍低头说道。

    刘璋闻言沉默了一会儿,虽说带着某种尴尬说道,“感情我能这么闲的,都是因为子乔在努力的工作是吧。”

    近侍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只能沉默的退下。

    “去,府库拿一些珍惜的药材,送给子乔。”刘璋打着莫名的无奈说道,他能做的也就这些了,至于帮忙,刘璋有自知之明,自己上去只能越帮越忙。

    【看来需要给子乔招点人帮忙,可是我要在哪里找人呢?】刘璋略带头疼的将近侍打发走,然后带着护卫出门,随着商会的涌入,虽说建设尚未全面开工,但是川蜀比曾经更为繁华。

    【哈,子乔确实干的不错,我都能感觉到比起曾经繁华了太多。】刘璋站在城墙上,俯视城内,来往诸人,让刘璋清楚的感受到了和曾经不同的氛围,他还是曾经的他,依旧懦弱,依旧无能,但他有把握将益州治理的更好。

    “此路修通之后,便从此路直通汉中,我倒要看看张鲁如何挡我,汉中与川蜀分离数载,也该回到我益州牧的手中了,这次不靠任何人,我到时亲自收回!”刘璋望着面前的道路,自信的开口道。

    与此同时交州士燮也收到了刘备的邀请函,虽说士燮在一众州牧刺史之中最为低调,而且北疆之战也未曾有任何的动静,但是士燮在那时给所有北疆参战的诸侯都送了大量的军资。

    也正因为有这件事,刘备才在写邀请函的时候也给士燮写了一册,对方来不来不重要,重要的是给对方面子,将对方当人看。

    可以说这一次天下尚存的诸侯,除了张鲁,刘备没将之当人看以外,其他所有人都收到了刘备的邀请函。

    至于张鲁对此有什么想法,刘备根本看不上,北疆之战张鲁根本没参加,也没有任何的动静,且不说汉中算不上有多远,就算路途艰难,也不是出不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