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零五章 大舰及其他圈钱模式……

目录:神话版三国| 作者:坟土荒草| 类别:历史军事

    陈曦的记忆力非常好,而且世界地图这种东西,陈曦见过了很多次,不管是地理地图,还是航运地图,亦或者其他类型的地图陈曦都见过了多,而以精神量加强后的记忆而言,陈曦可以很容易的手绘出世界地图。

    因而在被陆骏点醒之后,陈曦便明白自己进入了思维误区,不过还好不算晚,现在调整战略的话还来得及。

    不过这么一来的话,西南川蜀云贵公路的重要程度就会和西域正在修筑的大西北通道一样重要,成为帝国大动脉之一!

    【果然投入成本需要另行核算了,而且还要修到孟加拉湾啊,过横断山脉那种地方,真的压力不小,搞不好需要修筑高架桥了,唔,思考思考技术难度和成本,看起来除了需要再行核算资金以外,而且还需要和公佑谈一谈了。】陈曦面色慎重的思考着。

    和正常级别那种随便一个豪门,只要材料在手就能修筑的道路不同,涉及到高架桥和通行隧道这种东西,陈曦能信任的也就是有孙乾了,自然不敢将之交由商会独立修筑,哪怕孙乾不亲自出手,也必须要进行足够高规格的技术支持。

    十二元老之中真正搞基础建设的大佬啊,到现在除了陈曦勉强能嘴炮过,真比技术,孙乾手上掌握的桥梁建设技术绝对是最高等的。

    以陈曦规划,如果要修的话,那么十有**都是最高规则,最节省时间,最快捷的准直线通道,这么一来,七拐八折的山路直接就被否了,高架桥直线通道便成了首选。

    就当前而言,完整掌握这一项技术,并且得到了验证的也就是孙乾了,其他人别说验证了,理论基础貌似都没完成,虽说材料学已经死了,结构力学被材料强度强行通过了,但这等规模的大建设,哪怕是材料学死了,也需要好好掂量掂量。

    【回去找一群人计算一下成本好了,除却技术支持,金融支持恐怕也需要二三十个亿的投入。】陈曦默默地想到。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金融投入了,陈曦已经将最近数年的投入提前规划好了,再要挪用不是没有,而是有些不太值得。

    【嗯,看来不得不拆一些回报率比较低的投入了,只是好不容易做好了计划,变更总觉得有些不值得,不行的话,就趁着现在赶紧给世家安利一波国债券算了,四十万甲士的坚实基础,应该会让世家很有购买的**吧。】陈曦三两下就想到了该怎么摸钱。

    【不过要是安利国债券的话,为了一条路什么的,实在是太掉价了,要安利的话,一步安利到位,而且按照我的能力,集中资源避免重复建设,一步到位的话,回报率其实可以保证的。】陈曦摸着下巴想到,这种借鸡生蛋的方式其实挺靠谱的。

    【回头合计合计,看看世家的钱窖还有多少钱,不行给百姓也可以安利啊,别的地方未必有效,但是青州,兖州,徐州政府信誉非常坚挺,百姓愿意相信国家信誉,而且以我的能力,基本可以保证国债券的收益率。】陈曦略带自负的思考着如何圈钱。

    【唔,这对于百姓来说,倒是一个良性循环,不过我这一代这么玩的话,到没事,后人没这个能力还这么玩,会不会瞬间灭国啊。】陈曦略带惶恐的想到。

    建国阶段,机会太多,需要的建设也多,能赚钱的地方同样很多,以陈曦的能力操控大局,几乎相当于官方作垄断生意,根本不会亏损,借钱做生意,钱生钱,最后还钱还利息就可以了。

    资本运营的规律,说白了就是最大限度的获得利益,随后将获得利益再次投入生产和基础建设,进而像是滚雪球一样不断的扩大规模,这是理论上最完美的状态。

    当然现在官方作为规则的制定者和监控者,实际上就是在耍*****资本主义垄断什么的,套用这个时代虽说有些夸张,但陈曦明显是可以做到这一步的。

    因而理论上陈曦在资本足够的情况下,依靠官方的扩张力,做够将手伸到方方面面,然后获得绝对的优势地位。

    在这种近乎终极托拉斯一样,从生产资料到市场,从绝对上游,到终端的全面垄断,从法律的书写,到市场规则的制定都完全涉及的怪物,这要是不赚钱,陈曦表示自己可以抹脖子了。

    【我是先行者啊,所谓萧规曹随,所谓自古有之,如果我这么做了,后来者怕是不少,可他们真的能懂得其中的弊端吗?】陈曦面带忧郁的思考道,国债券确实是最好的选择,算算汉室至今发行铸造的钱币,还有损耗,差不多就能计算出来现在世家还有多少钱。

    缺乏政治基础和权力基础的世家很难将这些储存在钱窖里面的钱款等价,甚至更进一步的换成实际资本,但是陈曦可以,陈曦的政治资本可以将这些钱的效果全部发挥出来,只不过到了陈曦这个程度所要思考的不是一时爽快了。

    就跟上位者不太用关注眼前的事情,而关注长远未来,预见性的应对未来的危机,用历史性的眼光去讨论今天所做之事,对于未来可能造出的影响。

    所谓菩萨畏因,其实说白了就是菩萨看的更远,而当真正站在这个高度的时候,陈曦也需要考虑自己的一举一动会对于下面人,以及未来走到这一步的人带来怎么样的影响,他需要对于这个国家负责。

    “菩萨畏因啊,我现在居然也到了这个程度了,这一点必须要好好和李优他们商议一番了,仅仅是我一个人虽说也能拿定主意,而且在我的时代也能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未来他们能明白吗?”陈曦将手放在眼前,远眺天穹,神态犹疑的自语道。

    这一次不同于其他时候啊,其他时候虽说也相当于借钱,但是和这一次如此明目张胆的方式不同,这一次如果开口了,陈曦很怀疑以官僚系统的节操下线,会不会出现某地政府向当地居民强行借款这种事情,话说这种事情好像也不是没有出现过。

    在陈曦准备重启文官会议的时候,鲁肃已经被姬湘拉回了家,李优和贾诩也各自去处理自己的事情,法正新婚燕尔自然没一会儿也就消失了,刘晔则带着相关的公文,准备和前一段时间带头怼他的崔琰好好的谈谈,满宠则正在啃法学,看看能不能解决法正和郭嘉。

    至于陆骏,这个时候已经前往赵云家,准备拉赵云搞实业。

    “哈,陆季才来找我啊。”赵云不解的看着自己的管家说道,话说自家和陆骏的交流不是很多。

    不过来者是客,既然陆骏登门拜访,赵云也不会视而不见,为视尊重,赵云亲自来到门前迎客。

    “哈哈哈,子龙不会介意我这个时间点来打扰吧。”陆骏笑着说道,“若是打扰了子龙,还请子龙原谅则个。”

    “季才兄请了,此间正无事。”赵云身体笔挺的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亲自引陆骏入门,陆骏不由的一震,很明显赵云不但不介意他,还对于他有不低的好感。

    赵云引着陆骏进入正厅,茶水点心已经摆好,赵云和陆骏分主宾入座之后,稍作品尝之后,陆骏便直奔主题。

    这么长一段时间,陆骏已经明白,对于武将不要弯弯绕绕,直奔主题,爽利一些更能获得好感,而赵云虽说一年有四个月当文官,但人家实打实是天下能数的上的猛将,自然陆骏不会故意隐藏。

    “还请子龙,评鉴。”陆骏从广袖的口袋里面将航运和船只建造的计划书递给赵云,和普通的将领可能看不懂这一份计划书不同,陆骏相信赵云看完就知道什么意思了,到底想不想干也会有所表示。

    “这是什么。”赵云一边询问,一边随手接过,“近海航运与稳定社会物价,保证社会平稳,人民相关生活事宜,以及船只建造……”

    赵云接过这册书,随口读了一下,大致就能猜到其中的内容,虽说不理解为何要给他看,但是赵云处于对于陆骏的尊重,还是打开了书页,然后缓缓地翻看了起来。

    “哦。”赵云缓缓地打开书册,看到内里详实的沿海各地各种物资的物价,面色一整,随后更是仔细的对照自己记忆中的情况。

    “近海航运出货量,各地物资需求量对照,恒准物价,运输速度,单位运价对比。”赵云的面色越来越凝重,上面详实的数据支撑,虽说看着非常枯燥,但是其很深刻的解释了当前各地面对的情况。

    赵云花了近乎一刻钟勉强看完了其中的内容,深吸了口气,“季才,这种东西给我无用,给子川,能解决很多的问题,这是民生大事。”

    “没钱,国家也缺钱,陈侯恐怕早就知道这些东西了。”陆骏放下茶盏缓缓地吐了一口气,又到了考验自己能力和口才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