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83章第一凶人李七夜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玄幻魔法

    看着天凰太子被钉杀在赌桌之上,所有人都沉默起来,谁人敢去想象,一个凡人竟然敢杀一个帝统仙门的太子。

    换作是其他凡人,就算是天凰太子束手就擒让他杀,只怕都没有凡人敢下手,但现在眼前这个凡人却毫不犹豫地把天凰太子杀了,而且还是风轻云淡,就像是杀了一只鸡鸭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有人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心里面发毛,感觉眼前这个道行浅到可以忽略的凡人就是一只屠夫,他的一双手不知道沾了多少鲜血。

    至于沈晓珊他们三个人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被震撼得久久说不出话来。

    对于他们来说,平日里像天凰太子这样的存在,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他们这些小门小派只能是仰视这种存在,对于这种存在,沈晓珊他们心里面充满敬畏,因为这样的存在随便一根手指就能把他们碾死。

    现在李七夜却活生生地把天凰太子钉杀在了那里,亲眼看到这样的一幕,这是何等的震撼着他们的心灵。

    “唉,何苦呢。”圣老六笑嘻嘻拍了拍手,然后钻入人群中消失不见了。

    对于圣老六的行为,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而己,他也懒得去多看天凰太子的尸体一眼,淡淡地说道:“这样的猎物,给我塞牙缝都不够。”说完转身就走。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下子让人浮想联翩,或者一开始天凰太子就已经是被人盯上了,一开始他就已经成了别人眼中的猎物了。

    而盯上天凰太子的这个凡人,不止是要榨干他身上的最后一滴油水,而且还要把他生吞活剥了。

    想到这样的一个可能,让不少人打了一个冷颤,在不少人看来,此时眼前这个凡人不再是一个凡人,而是张开血盆大嘴随时都能把人吞噬的凶兽,而且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凶兽。

    天凰太子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天凰太子不止是丢掉了性命,而且他的所有宝物、钱财都被眼前这个凡人榨干!

    这种感觉让在场的很多人都不寒而栗,眼前这个凡人只怕不止是一位石师那么简单!

    “不知尊驾如何称呼。”在李七夜离开的时候,石坊的老位老祖露脸了,不失客气与恭敬地问道。

    “第一凶人李七夜。”李七夜淡淡地报上名号,消失在门外。

    回过神来的沈晓珊他们急忙是追了上去,忙是跟在李七夜的身后。

    第一凶人李七夜,当李七夜报出名字之后,很多人搜肠刮肚,但是从来没有人听过这样的一个名字,他们根本不知道第一凶人李七夜是谁。

    李七夜离开了西市之后,没有再去逛了,因为西市没有什么东西能入他的法眼了。

    沈晓珊他们一路跟着李七夜回到客栈之中,一路走着回去,沈晓珊他们谁人都不敢吭一声,在以前有一点脾气的贺尘此时都不敢吭一声,他把头颅垂得很低很低。

    回到客栈之后,李七夜盘坐于床前,运转功法,吞混沌之气,纳太初之力,随着混沌之气的弥漫,他命宫中的混纯之气越来越多,随着李七夜吞纳的混沌之气越来越多,已经接近了一百斗了,只要满了这一百斗的混沌之气,他就能突破道尘境界的瓶颈,迈入道蚁境界。

    “嗡”的一声响起,最终李七夜吞纳了足够的一百斗混沌之气,瞬间让他突破了道尘境界,迈入了道蚁境界。

    当李七夜突破了道尘境界的时候,不论是他的十三个命宫,还是体魄,竟然开始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在与世帝他们一战之后,李七夜惨死,虽然死记让他溯源重生,但是世帝他们太强大了,他们对李七夜造成的伤害远远不是其他人所能相比的,所以就算印记溯源了李七夜的十三命宫、四大体魄这些东西,但是李七夜整个人的道行被毁,让他消散了所有的功力。

    虽然十三命宫和四大体魄依然还在,但是此时此刻,没有力量支撑,让李七夜难于发挥它们无敌的神通。

    不过随着李七夜现在重新修练,随着他吞纳的混沌之气、太初之力越来越多,十三命宫和四大体魄会慢慢恢复。

    突破了道尘境界,让李七夜迈入了道蚁境界,道蚁境界需要五百斗的混沌之气,如果李七夜拥有了五百斗的混沌之气之后,他就能突破道蚁境界的瓶颈,让他迈入道虫境界。

    李七夜继续吞纳着混沌之气,掌御太初之力,感受着天地的脉动,他宛如与天地融为了一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响起了一阵“笃、笃、笃”的敲门声。

    “进来吧。”李七夜双眼也未张开,淡淡地说道。

    “吱”的一声响起,门推开了,只见铁树翁从外面走了进来,当看到李七夜坐在那里吞纳混沌之气的时候,他一声都不敢吭,垂手站在那里。

    铁树翁他已经把事情处理好了,所以才赶来与李七夜他们汇合的。

    当从沈晓珊他们口中得知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之后,这把铁树翁魂都吓得飞起来了,这让铁树翁明白他也是看走眼了,李七夜不止是一个满腹经伦的凡人那么简单,特别是知道李七夜把天凰太子钉杀在赌桌的时候,他更是吓得双腿都发软,差点是一屁股坐在地上。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这才缓缓睁开了双眼,看着铁树翁。

    此时李七夜的目光是那么的平淡,没有任何威严而言,但是当被李七夜一看之时,铁树翁连站都站不稳,双腿发软。

    “扑嗵”的一声响起,铁树翁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他诚惶诚恐地说道:“小的有眼无珠,不知仙人,小的得罪之处,还请仙人降罪……”?此时铁树翁真的是被吓怕了,试想一下李七夜连天凰太子都敢钉杀,他们小小的铁树门算得了什么,试想一下,以往他徒弟对李七夜的不敬,足可以让他们铁树门被毁灭千百次。

    “起来吧,不知者不罪。”李七夜看了铁树翁一眼,轻轻地摆手说道。

    铁树翁心惊肉跳,好不容易爬起来,双腿发软,连站都站不稳。这么大的一尊神就在眼前,他却没有发现,这怎么不把他吓坏了呢。

    站在李七夜面前,铁树翁一时之间一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好,在李七夜面前他就像是一只伏在地上的一只蚁蝼而己。

    “你那事弄得怎么样了?”李七夜看着紧紧低着头的铁树翁,随意地问道。

    这话一问,把铁树翁吓得魂都飞了起来了,他忙是摆手说道:“是小的有眼无珠,考核之事是小的胡闹,妨了仙人大事……”?此时此刻就算铁树翁有一百个胆、一千个胆他都不敢请李七夜参加考核这样的事情,李七夜不罚他不敬之罪,他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算了,你也不需要紧张,我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如果我是要责怪你的话,你也没有机会站在我面前。”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铁树翁不由松了一口气,他全身都直冒冷汗,这是差点把他吓死了。

    “此事也就随你吧,齐临帝家,我会亲自去一趟的,到了齐临帝家,我会为你铁树门说上两句好话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话,铁树翁一下子呆在了那里,刚才他是被吓得半死,现在又听得这一句话,对于他来说,惊喜来得太突然了,他一时之间都反应不过来。

    如果真的是能在齐临帝家美言几句,这对于他们铁树门来说那就不一样了,甚至可以说能攀上齐临帝家,这也正是他一直努力去实现的目标!

    “我能看得上你,不只是因为你那份恭敬,也不止是因为你拍我的马屁。”李七夜看着发呆的铁树翁,平淡地说道:“我能看得上你,是你的那份智慧,你的一双慧眼,虽然你出身卑微,是出身于小门小派,但却有着连很多大门派都没有的那份理性,你把自己的心态放得很平,所以在这一点说你是做得很好!”

    听到了李七夜这一席话之后,铁树翁打了一个激灵,急忙伏拜于地上,他恭声地说道:“仙人对我们铁树门的大恩大德,我们铁树门没齿难忘,必定会为仙人立长生牌,世代供奉仙人。”

    “也罢,下去吧。”李七夜点了点头,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

    铁树翁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再拜,然后这才恭恭敬敬地退下了。

    当铁树翁离开之后,李七夜随手一点,隐去了空间,在这个时候他才缓缓地取出了一件,这正是从齐铺中得来的那只木盒。

    这只木盒浑然一体,整个木盒泛着淡淡的青色,好像这个木盒像是青玉檀所雕成一样。

    取出了这只木盒之后,李七夜神态难得郑重。

    虽然李七夜曾对齐铺的老掌柜说,他也想知道这只木盒里面装着是什么,事实上并非如此,他心里面知道这只木盒的来历。

    可以说,这只木盒有着惊天的来历,甚至曾经有很多人寻找过这件东西,但是却从来没有人见过这件东西的真面目而己,也正是因为如此,一直以来没有人识得这只木盒的真正价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