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97章咄咄逼人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玄幻魔法

    天凰皇主这话一出,在场的宾客都不由暗暗地抽了一口冷气,天凰皇主这话已经不止是咄咄逼人了,这完全是不给彭家情面了。

    要知道今天是彭家老祖踏星上神的大寿,作来前来贺寿的宾客,不论有多大的恩怨,在宴寿上寻衅挑事,甚至是血拼杀人,这可是直接砸了彭家的寿宴,这是不是抽贺家的耳光,这也是不给踏星上神情面。

    天凰皇主这样的话让一些人族的宾客不由暗暗哼了一声,踏星上神对于百族的贡献是世人皆知的,不管彭家是否没落,踏星上神都值得百族修士强者去尊敬,现在在踏星上神的寿辰之时,天凰皇主却要大闹寿宴,这是不把踏星上神放在眼中,也是不把百族放在眼中。

    “如此说来,那老朽是不是应该领教一下天凰国的无世帝术呢?”被天凰皇主如此打脸,彭越也客气不起来,一下子站了起来,双目吞吐着闪电!

    虽然说天凰国的确是强大,天凰皇主是金戈的老丈人,这也的确是让人忌惮,但是天凰皇主要砸他们彭家的寿宴的话,他们彭家无论如何都无法把这口气往肚子里面咽。

    “彭老祖,这事你可要三思了,虽然你比本皇强,但本皇也不是你们彭家所能惹得起的!今日本皇来贺寿,已经是带着十分的诚意。”此时天凰皇主冷冷一笑,森然地说道:“你们彭家的踏星上神当年参加狙击我女婿之战,这已经是与战王世家宣战了……”

    “……若不是我女婿宽宏大量,未兵踏平你们彭家,你们彭家早就不复存在了!今日你彭家还敢庇护杀害我儿的凶手,此乃是万恶不赦,不可饶恕!今日你们彭家不交出杀人凶手,向我女婿负荆请罪,割地赔偿,否则我女儿必定兵攻打你们彭家。我女儿手中有百万大军,上神过十,背后又有战王天帝等诸位天帝撑腰。你们彭家怎么掂量掂量吧!”

    说出这一席话的时候,天凰皇主已经是冷厉逼人了,完全是撕破了脸皮了。

    天凰皇主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宾客都抽了一口冷气,所有宾客都心里面一寒,这是完全是撕破了脸皮了。

    在踏星上神的寿宴之上,天凰皇主竟然要让彭家向金戈负荆请罪,而且还要割地赔偿,这何止是抽彭家的耳光,这简直就是一脚踩在了彭家的脸上。

    天凰皇主的话让很多百族修士心里面忿忿不平,但是又是心里面寒,谁都不敢哼声,都不敢站出来说一句话。

    天凰皇主这样的话一说出来,谁都要掂量一下此时挑衅他的后果。他的女儿手中有百万军团,有不少上神在她座下效力,还得到了战王天帝的诸位大帝支持,那就意味着天凰公主必将会是所向披靡,所向无敌,谁都不敢去招惹她!

    天凰皇主这话一说出来,大家都明白,上次吃亏之后,金戈也终于搬出了靠山了,这一次再承载天命的话,他是志在必得了。

    事实上在场的人都不知道,这是天凰皇主在吹嘘而己,他只是狐假虎威己。

    没错,天凰公主手中的确是有百万大军,甚至连战王世家的一些上神都受天凰公主的调遣,而且金戈也争取到了大帝的支持。

    但天凰公主并没有要求彭家负荆请罪,相反天凰公主现在希望尽可以低调,保持兵力,养精蓄锐,把所有的力量和物资都用在她夫君金戈下一次承载天命之上。

    因为天凰公主担心金戈第二次承载天命的时候会再一次遭受来自于百族的狙击,所以她要确保第二次承载天命能顺利完成,为了保持兵力,她不会轻易浪费一兵一卒!

    甚至为了第二次承载天命能顺利成功,天凰公主甚至曾向齐临帝家、龙城、晚霞谷这些百族的帝统仙门示好,甚至有结盟之意。

    但天凰皇主却不这样想,他自认为自己女儿手中有百万大军,有上神受之调遣,更得到了大帝仙的支持,这让天凰皇主一下子自信爆满,只要他女儿大权在握,谁人敢挡他的道路。

    这一次他本想找天凰公主为死去的天凰太了报仇,但却被天凰公主拒绝了,甚至劝他冷静。

    但天凰皇主却没有把天凰公主的话听进去,他一心寻思着为自己死去的儿子报仇。

    最近他听说李七夜留在齐临帝家,他就更加认为自己儿子的死与齐临帝家有关系了,但凭他一个人之力是动不了被齐临帝家包庇的李七夜了。

    所以他就私底下四处拉笼盟友,打着自己女儿的旗号,欲结成强大的联盟来给齐临帝家施压。

    这一次天凰皇主来域外天城就是要交结域外天城的几个世家,并且是把上神拉入自己的阵营之中。

    没有想到,他会在彭家遇到李七夜,这顿时让天凰皇主起了杀心了,没有齐临帝家的庇护,他一定要杀了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他心里面甚至起了贪念,借着自己女婿的声威吞了彭家的产业!

    天凰皇主直接撕破了脸皮,这顿时让彭越的脸色难看到极点,这样的一席话换作是谁都受不了,在自己老祖宗的寿宴上竟然直接说要他们彭家割地求和,就算是没有李七夜这一茬事,彭越也接受不了。

    “天凰皇主,你这话太过份了!”彭逸也怒火满腔,一时之间脸色涨红,怒视天凰皇主。

    事实上在场的一些百族修士也心里面不满,天凰皇主这事做得太过份了,但当提到战王世家、金戈之时,大家也无可奈何,在青洲只怕没有谁能撼动战王世家和金戈了。

    “彭兄,话可不能这样说。”此时东宫正阴森森地笑着说道:“皇主这也是一番好意,这可是给了你们彭家机会,如果金戈大人挥兵而至,只怕你们彭家是寸土不存。若是能化干戈为玉帛,割地求和,不失是一个上策。”

    “放你的屁。”彭逸此时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了,作为一家之主,在寿宴上他是尽可以地平息这种恩怨纷争,但是现在他已经不能屈委求全了,这可是关系到他们彭家的尊严荣辱,在自己老祖宗的寿宴上都答应割地求和的话,那么他们彭家直接卷铺滚蛋算了,直接滚出域外天城算了。

    “彭逸,不要给你不要脸!”此时东宫正也脸色一冷,也直呼彭逸的名字了,冷冷地说道:“别以为你们彭家有多了不起,你们彭家受百族尊敬,那都是昔日往事了。现在你们昔家已经是昨日黄花了,日薄西山了……”

    “……嘿,你们彭家唯一的靠山踏星上神已经受了重伤不能出世了,就算你们踏星上神能出世那又怎么样,得罪了战王世家,那也是死路一条!哼,只要金戈大人挥兵攻打你们彭家,我们东宫世家是第一个响应。你也别以为你们彭家有多强大,现在谁都求不了你们彭家!”

    此时东宫正也是撕破了脸皮,他们东宫世家本就是想借这次寿宴试探一下彭家,东宫正是自告奋勇而来的。

    东宫正这话一出,彭逸脸色变得铁青,彭越也脸色十分难看,他双目瞬间一厉,如果他不是长辈的话,一言不合就出手斩杀东宫正。

    彭逸被东宫正这样的话气得怒到极点,胸膛起伏不止!

    “战王世家算什么东西——”就在东宫正小人得志的时候,一个悠然的声音响起。

    大家顺着声音望去,只见说了这话的正是李七夜,此时他依然是悠闲地啜着美酒,吃着佳肴。

    当李七夜说出这话的时候,他还刚刚优雅地切下了一块宝莽牛肉,正在细嚼慢咽呢,此时此刻他是那么的悠闲自在,十分享受这次的用餐。

    当彭家与天凰皇主他们针锋相对的时候,大家都忘记了默默坐在一个角落中的李七夜了,现在李七夜开口的时候,大家才想起李七夜才是正主。

    “好大的口气!”被李七夜呛了这样的一句话,东宫正冷哼一声,森然地说道:“不知死活的小子,你知道战王世家意味着什么吗?战王世家乃是一门五帝,乃是青洲的领袖,战王世家要灭你,那就像是捏死一只蚁蝼一样!”

    对于东宫正这样的话,有在场的百族修士不由暗哼一声,青洲乃是百族的地盘,什么时候轮到让天族的战王世家来领袖青洲了!

    “一门五帝而己,小菜一碟罢了。”李七夜此时优雅地擦了擦嘴,擦了擦双手,依然平淡地说道:“在我面前,一门九帝拥有天书的浅家还能说上几句硬气的话,一门五帝的战王世家,不过是垃圾而己!”

    从始至终,李七夜都没有多看东宫正和天凰皇主一眼,自在悠闲。

    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彻底傻眼了,战王世家的强大毋容置疑,那怕是在百族地盘的青洲,战王世家也一样是威名赫赫,实力无双,在这青洲也没有谁能撼动战王世家的地位,否则的话战王世家就不会传承到现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