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去看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帝霸 > 正文 第2896章光明,也是一种罪

第2896章光明,也是一种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听到这位学长的分析,不少学长都觉得有道理,有一位学生点头,说道:“这么看来,他的力量是来自于洗罪剑了,但是,兵器终究是兵器,兵器是死的,人是活的,就算洗罪剑再强,也不是万能……”

    “……至尊果,连真帝都不一定能采摘得下来,如果这个李七夜想依靠洗罪剑去采摘至尊果,那只怕是不可能的事情。”毫无疑问,很多学生都不看好李七夜。

    毕竟,李七夜这么一个洗罪院的学生,默默无名,根本就无法与四大院的真帝、长存相比。

    “不管如何说,我觉得这个李七夜还是有着可能的。”这个一直支持李七夜的学生依然认为李七夜没有那么简单。

    “只是一把洗罪剑而已,再强大都有限了。”其他学生不认同这样的观点,摇头说道:“多少年了,洗罪院都没出过什么杰出的人物,甚至这千百万年以来,也从来没有听过有哪一位真帝是出身于洗罪院的……”久看中文网首发

    “……在这一世,只怕也是如此。洗罪院那些学生都是囚犯恶人的后代,身上都流淌着肮脏的血液,他们注定是被苍天遗弃,被众生诅咒,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出什么人杰。”说到这里,他神态间露出不屑。

    尽管所有的学生都没把李七夜当作一回事,但是,这位学生,依然认为李七夜是充满着无限可能,毕竟,洗罪剑是始祖的佩剑,它不会简简单单就随便认一个人作为主人。

    当然,李七夜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别人所讨论的对象,他与杜文蕊他们已经走入了圣果园的深处了。

    在这个时候,杜文蕊在教导着赵秋实他们辩别圣果园的各种圣果,也十分仔细有耐心地为他们讲解每一种圣果的功效与奇妙,每谈起一种圣果,那都是如数家珍一样。

    而李七夜则是坐在一棵圣果树的树杈之上,荡着脚,看着教导学生的杜文蕊,他就不由笑了一下,说道:“至尊果吃起来怎么样?”

    杜文蕊神态顿了一下,所有的学生也都纷纷望向他,事实上,赵秋实他们也很想知道至尊果吃起来是怎么样的味道。

    毕竟,在圣果是最好最难采摘的也就是至尊果了,可以说,至尊果是真帝、长存的专享,其他人就别想梦采摘到了。

    “这个嘛,我也不知道。”杜文蕊干笑了一声,轻轻摇头,说道:“我也没有吃过至尊果,如果未来有一天有机会吃到至尊果,一定会告诉你们。”

    听到杜文蕊这样的话,赵秋实他们也不由有些失望,毕竟他们心里面的确很想知道,这世间最好的圣果吃起来是怎么样的味道呢。

    不过,他们也觉得自己有些强人所难,至尊果乃是真帝才能采摘得到,他们院长又不是真帝,又怎么可能采摘到至尊果呢?没采摘到至尊果,当然不可能知道至尊果是怎么样的一个味道了。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倒没有说什么,而杜文蕊心定神闲,好像没听到李七夜的笑声一样。

    “院长,虽然说我们已经采摘不到圣果了,但,为什么,我来到这里之后,感觉这里的圣果树也更难爬,爬起来,好像有些吃力一样。”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学生心里面有些疑惑。

    这个学生说出了心中的疑惑之后,赵秋实他们也都纷纷点头,他们还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一个人才有这样的感受,没有想到,大家都有这样的感受。

    “这并不是圣果树更难爬了,那是因为越往里面,受到的限制就越多。”杜文蕊说道。

    “这是受什么限制呢?”有学生好奇。

    杜文蕊笑着说道:“或许这是始祖在考验后辈吧,这是光明力量的一种镇压吧,越是往里面,光明力量就越大。也正是因为如此,李同学才会来圣山考验,让圣督大人相信李同学并非是心有黑暗,在光明之下,一切黑暗都无处遁形的。”

    “原来是如此。”听到杜文蕊这样的话,赵秋实他们恍然大悟,纷纷点头。

    “你们这些长辈,都是这样美化你们的始祖的吗?”对于杜文蕊这样的说法,李七夜不以为然,大笑地说道:“有些东西,没必要去遮掩什么的,当他们强大到一定程度,自然会明白。”

    “这种说法,也算是一种可行的说法,也不是没道理。”杜文蕊干笑一声。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赵秋实他们好奇,都不由纷纷望向李七夜,他们都没有觉得杜文蕊的说法有什么不妥。

    “什么镇压,那都是糊弄人的说法。”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最正确的说法,是臣伏,当然,也可以说高雅一点,那就是皈依!这里是圣山,这片大地之下,乃是光明的海洋,拥有无穷无尽的光明力量。在这样的光明力量之下,只要你继续往里面走,受到光明力量的诱惑就更大……”

    “……在这光明力量的诱惑之下,不要说是你们这些土生土长而且还自幼修练了光明功法的人,就算是那些来自于外面的人,也一样会感受到压力。这并不是什么镇压力量,而是你们本能在对抗着这样的诱惑,越往里面走,光明诱惑就越强大,对抗也就越激烈,这就让你认为这是一种光明力量的镇压……”说到这里,李七夜着摇了摇头。

    杜文蕊干笑一声,轻轻地叹息了一口气,有些秘密,能瞒得住一般的修士强者,也能瞒得住世人,但是,瞒不住真正强大的存在,特别是这背后的辛秘,更是瞒不住李七夜这样的存在。

    “光明不好吗?”赵秋实不明白,说道:“光明普照,万物安生,这是很好的事情。”

    “人,生于本能,哪来光明,哪来黑暗?你就是你,一出生,你不属于光明,也不属于黑暗,所谓有光明,有黑暗,那只不过是一种争夺而已。你认为向往光明是好,那么,对于出生于黑暗的人来说呢?向往黑暗岂不是成了一种朝圣……”

    “……万事,都是有一个度,没有绝对的好,也没有绝对的坏。就拿这圣山的光明诱惑来说,往美好的一方面说,如果你能守得住自己,心生光明,离开这里之后,你或者会成为造福一方的贤者,这种叫皈依……”

    “……但是,如果你守不住自己道心,进入了圣山最深处的话,那你就永远离不开了,到时候,你会坐化在那里,当然,你也可以这种东西说得高雅一点,但,它的本质就是傀儡!你会成为光明的傀儡,那你们说来听听,成为光明的傀儡,你们还觉得是好事吗?”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之后,赵秋实他们面面相视,一时之间,他们都不由呆在了那里了。

    “他们还是小孩子,没有必要跟他们说这些。”杜文蕊轻轻地摇头,说道。

    “这就是你们的不对。”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这只是让他们直面于光明而已,光明,不见得有多么的高尚!市侩,也不见得有多么的卑微。如果他们明白了,就不会因为自己的出身,不会因为自己是洗罪城的子民,而卑微,而崇拜光明……”

    “……这是一种病态,人为的病态,不管是出自于好意,还是无心,但,这是使得一代又一代人笼罩在阴影之下,苟活在阴影之下。这个阴影,不是黑暗造成的,而是光明的投影而造成的!”

    杜文蕊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也无从反驳,因为他知道实情。洗罪城,并非是什么罪人之后,就算是罪人之后,作为后代,也无需去背负祖先的恶名。

    千百万年以来,洗罪城的污名依然还在,这并非是洗罪城的百姓做过什么万恶不赦的事情,也并非是他们做过什么人神共愤的恶行,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千百万年以来,洗罪城的污名依然还在,洗罪城的子民世世代代在光明的阴影之下苟活。

    这不是黑暗造成的,这是光明的投影。没有洗罪城这样的对比,又怎么能凸显出光明的神圣无上呢?

    所以,洗罪院的世代卑微,这或许是始祖无意造成,这或许是始祖在警示后人,又或者始祖还有其他深意……

    不管是怎么样的原因,但,总得一句话,洗罪院,世世代代背负着罪名,罪不在于他们,而是在于光明圣院的始祖远荒圣人,在于光明圣院的光明普照!

    这背后深层意义,杜文蕊当然知道,但,他无法改变它,除非他推翻光明圣院,磨灭光明普照。先不说他有没有这个能力,就算有,他也会成为光明圣院的罪人,那个时候,就是真正的罪恶滔天了。

    “为什么我们没听过有谁成为了光明的傀儡。”李七夜这话太震撼着赵秋实他们的道心了,他们都不是很相信,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

    “因为你们没机会见到。”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如果你们想要真实的,那就看看圣兽园不就知道了。”

    Ps:前几天红包太简单,今天准备了一个超难的,晚上九点会在公众号上发出来,普通话标准流利的同学可以挑战哦!微信搜索“萧府军团”,今晚九点准时发,大家都可以来挑战下,别被难哭了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