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18章横看成岭,侧成峰

目录:帝霸| 作者:厌笔萧生| 类别:玄幻魔法

    “那就回去告诉你们天龙寺的老和尚,和他们商量商量。”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呃”金蝉佛子不由干笑了一声,在这个时候,他是觉得特别的尴尬,双手捧着的烤肉,不知道吃好还是不吃好。

    在这个时候,金蝉佛子觉得自己就像是吃了鱼饵的鱼儿,现在他正咬着鱼饵,不知道该下去好,还是不吞下去好。

    事实上,当他咬上这么一个肥鱼饵的时候,这都已经使得他没得选择了。

    “这个,这个……”金蝉佛子一时之间都搭不上话来,神品道骨,那是何等神物也,此物堪称举世无双,放眼整个西皇,只怕也唯有他们天龙寺藏有这么一块神品道骨了。

    如果说,他回去把这么一块神品道骨弄出来,他岂不是被他师父打断双腿。

    “这,这,这……”金禅佛子不由犹豫了一下,最后,他干笑了一声,说道:“小僧也是很相帮施主,但是,这事只怕寺中的长辈不同意。”

    “你们天龙寺的老和尚不同意?”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捉狭一笑,说道:“那你就回去把你们寺庙中的老和尚都干掉,你来当家作主,这样岂不是就解决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金蝉佛子脸色不由为之一变,他庄容,合什,说道:“罪过,罪过,我佛慈悲,施主开玩笑了。”

    “我可没有开玩笑。”李七夜坐在那里,看了金蝉佛子一眼,淡淡地说道:“如果说,我灭了你们天龙寺,那你该如何选择?”

    “当然是与天龙寺共存亡了。”金蝉佛子庄容,合什,说道:“小僧乃生是天龙寺的人,死是天龙寺的鬼。”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李七夜悠然,笑着说道:“你天龙寺建寺多久了?”“千百万年以上,自佛陀道君起,我们天龙寺便建立。”金蝉佛子徐徐地说道。

    “那你想一想。”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们的天龙寺,建立了千百万年之久,此前乃是一代又一代先贤的努力,一代又一代圣佛的积累,这样的底蕴,乃是无数子孙后代的心血。而现在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一条就是你所说的大义,与天龙寺共存亡……”

    “……第二条嘛,很简单,那你就是效忠于我,干掉你们天龙寺的老和尚,交出神品道骨。这一条路,就是世人所说的大逆不道,叛徒。但,你想想,这么一个叛徒,却拯救了你们天龙寺的千百万年基业,避免了千万代的先贤圣佛的心血毁于一旦。”

    说到这里,李七夜神态十分玩味,笑吟吟地说道:“小和尚,你认为哪一个更了不起?是成就大义,任由天龙寺毁灭?还是自己背负骂名,保全天龙寺的千万年基业?”

    “这个……”金蝉佛子一时之间回答不上来。

    李七夜悠然地说道:“佛家有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佛家又有言,舍己为人,割肉伺鹰。虽然你是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但是,你心里面是否装着一尊佛,那就看你的选择了。”

    “你认为是舍身就义为佛,还是背负骂名保全天龙寺为佛呢?”李七夜笑了起来:“你个人声誉,以天龙寺千百万年基业,你觉得孰重孰轻呢?”“罪过,罪过。”小和尚合什,低眉,长喧佛号。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选择。”李七夜看着金蝉佛子,悠悠地说道:“这样的一个选择,往往也会伴随着你走到大道的尽头,当你走到尽头的时候,你终会去面对着这样的选择。”

    金蝉佛子沉默了很久,最终,他合什,神态庄容,说道:“施主开玩笑了,我们天龙寺屹立千百万年之久,又并非是土鸡瓦狗,又焉又那么容易崩塌呢。”

    “对于选择,这是玩笑话。”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不过嘛,对于我来说,你们天龙寺和土鸡瓦狗没有什么区别,八万圣佛皆泥人,要灭你们天龙寺,又有何难呢。”

    八万圣佛皆泥人!这句话乃是出自于云泥上人。

    听到这样的话,金蝉佛子不由为之脸色一变,因为这不仅仅是因为引用了云泥上人这一句话,要知道,当年云泥上人随手一抹,万里佛土崩碎,诸佛退散,最终不仅是他们天龙寺,就是整个佛陀圣地,都选择了沉默了。

    这就是一种选择,虽然不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的选择,但,性质也是差不多。

    就如当年云泥上人一般,佛陀圣地最终选择了觉默,云泥学院拔地而起。如果说,当年佛陀圣地选择血战到底,要与云泥上人一见生死?

    那将会怎么的结局呢?只怕在那个时候,整个佛陀圣地就此灰飞烟灭,再也不复存在。

    “善哉,善哉。”金蝉佛子是涵养很好,没有发怒,但是,依然忍不住说了这么一句话:“施主,我们天龙寺虽然庙小,但,逼急了那也是能一战的。”

    “小和尚,你是高看了你自己的天龙寺。”李七夜没有说话,老奴笑着摇头,说道:“你们家棺材里的那几尊古佛,虽然有几分难耐,但是,也就那样了,都是快死之人了,寿元也就那么一点,就算从棺材里爬起来,那也不经打了,根本就不是我少爷的对手。”

    “老施主是怎么知道的?”听老奴这么一说,金蝉佛子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失态,骇然大叫一声。

    因为在当今天下,没有几个人知道他们天龙寺还有古佛活着,他也是被指定为天龙寺的继承人之后,才知道这个秘密的。

    现在老奴却一口道破,这怎么不把金蝉佛子吓了一大跳呢。

    “这也不算什么秘密。”老奴淡淡地说道:“当年不戒和尚去叩棺的时候,你们天龙寺最终不也是沉默了,这就是选择。”

    金蝉佛子不由心神剧震,因为当年不戒至尊来他们天龙寺叩击古棺的事情,知道的人更是寥寥无几,甚至可以说,除了不戎天尊之外,也就只有他们天龙寺极少数的人知道了,但是,老奴却出口说出来。

    不戒和尚,不戒至尊,佛陀圣尊,乃是同一个人,也有人称之为“不戒道长”,当然,在佛陀圣地更多人称之为“至尊”,他乃是南西皇两大至尊之一,与正一至尊齐名。

    佛陀至尊,他有不少的绰号,也有不少的身份。但是,所有人都认同的是,他是佛陀圣地的真正掌权人,是圣山的掌权人,也是圣山的掌门。

    佛陀圣尊,他曾当过和尚,也当过道士,不论是当过和尚,还是当过道士,他都是有一个习惯不戒,也就是说,没有什么忌讳,百无忌惮。

    当然,作为南西皇的两大至尊,佛陀圣尊的确是十分强大,号称是南西皇最强大的存在之一,在黑暗入侵的时候,他曾独守边疆,血战到底,威震八荒。

    所以,佛陀至尊,在佛陀圣地能掌执着至高权柄,那可不是因为他是圣山的掌门人那么简单,以他的实力,在佛陀圣地是没有任何人能撼动。

    他可是与道君齐名的人,堪称当世难有人能敌。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当世,圣山虽然从不露面,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一个门派能撼动圣山的地位。

    不管是当今掌握世俗权柄的金杵王朝,还是底蕴深厚的天龙寺,又或者人多势众的神血部,都不敢轻易去挑衅圣山的权威。

    甚至曾有人说过,如果圣山要更替佛陀圣地的掌权人的话,那也仅仅是佛陀至尊的一句话而已,金杵王朝没能有多少的抵抗力,能留给金杵王朝选择的余地会很少。

    天龙寺,在佛陀圣地可谓是苗正根红,试想一下,自从佛陀道君起,天龙寺都一直紧跟随着圣山,弘扬佛法,筑建寺庙。

    可以说,在某种程度而言,天龙寺才是圣山在佛陀圣地的代言,而不是金杵王朝。

    然而,当年佛陀至尊驾临天龙寺,世人很少知道天龙寺还有古佛活着,佛陀至尊到来之后,却入天龙寺最深处,叩击古棺,以见天龙寺的古佛。

    就如老奴所说的,天龙寺的古佛,那是寿元不多,活一天就少一天,但是,面对佛陀圣尊的叩击古棺,最后天龙寺沉默了,从这也可以反应出了佛陀至尊的实力是何等的强大。

    但是,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寥寥无几,也就是他们天龙寺内极少人知道,如果金蝉佛子不是继承天龙寺的大统,他也没有资格知道这件事情。

    现在老奴随口说出来,这怎么不让金蝉佛子为之骇然呢。

    能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那都是何等的了不得。

    一时之间,金蝉佛子也都不由沉默了。

    “我也不拿什么身份去压你了,以免得说我以大欺小。”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回去跟你们老和尚说吧,我要那块神品道骨,不然,我亲自去一趟。当然,我不希望这么一点事情需要我亲自去走一趟。”

    金蝉佛子不由沉默了,一下子感觉窒息。

    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