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古代当匠神 第二百六十章 假城计

目录:回到古代当匠神| 作者:王不过霸| 类别:历史军事

    事实正如刘毅所担心的那样,曹仁和曹洪在筑阳会师后有过短暂的商议。

    “如今汉中怕是已然得到了消息。”曹洪见到曹仁,皱眉道:“此战,怕是不太好打。”

    “筑阳距离上庸有三百里,距离房陵却不足两百里。”曹仁闻言,沉声道:“道路难行,若是寻常行军,怕是要走十日,不如先派一支轻骑彻夜疾行,赶往房陵,在敌军尚未准备好之际,先将房陵拿下,若能占得此城,便在汉中有了根基之地,刘备入汉川不过数月,人心未稳,此刻先下一城,必能令敌军措手不及,而后不取上庸,先取锡县,有此二城在手,那上庸孤掌难鸣!”

    上庸、房陵、锡县三县虽属汉中,但最近的上庸距离汉中都有三四百里,比南阳到上庸都远,虽然上庸位置比较重要,但曹军若是先将锡县、房陵两地拿下,以上庸的位置,汉中那边就算想要救援都费劲,曹军若是兵力足够,能够轻易切断上庸和汉中之间的道路。

    “善,既然如此,便由我来做这先锋?”曹洪闻言思索片刻,也觉得曹仁这个计划不错,若能先拿下一城,对于曹军来说可就占了大便宜了。

    两人计议已定,当下曹洪挑出三千精兵作为先锋,星夜杀奔房陵,至于手中的兵权交给曹仁来统帅,没有丝毫犹豫。

    只是行不到百里,却被一座关卡挡住了去路,关卡并不雄伟,人数也不多,看规模,最多百来号人,但位置却极为恶心人,正卡在一处易守难攻的险要之处,最糟糕的是,在发现曹军踪迹之后,便已经点燃了烽火。

    “这里何时有了关卡?”看着眼前木质结构的关卡,曹洪面色有些难看,奇袭计划还没用到一半,就被这该死的关卡给卡住了。

    至于那烽火台是干什么的,曹洪又不是新手,自然知道,这烽火一起,恐怕房陵很快便会有了准备。

    “将军,现在怎么办?”副将来到曹洪身边,躬身问道。

    “还能怎么办?先攻破此关!”曹洪有些郁闷道,之前也对汉中一带的地形有过了解,可不记得有这么一座关卡,看样子,应该是新建起来的。

    计划虽然失败,但这关卡是必须破的,既然奇袭不成,那便强攻。

    虽然这一路没有休息,但左右也不过是个百来人的小关卡,那木墙的高度连两丈都不够,这种关卡,虽然位置有些恶心人,但要破却是不难。

    三千人无法一次性投入战场,曹洪将兵马分成六队,每五百人一队,轮番进攻。

    易守难攻,那也得人手充足才行,这种脆弱的关卡,曹仁有信心,不用一个时辰便能攻下。

    但接下来的攻城战,却有些出乎曹洪的意料,那基本木质的关卡颇为坚固不说,关卡中的将士弓箭射程也很远,原以为一个时辰便能攻下的关卡,足足耗了一天时间方才攻破,守关的将士眼看挡不住的时候,竟然毫不犹豫的丢弃关卡逃走。

    这一仗,曹洪折损了两百多将士,而敌人除了三十多具尸体之外,早已逃之夭夭。

    眼看天色已暗,而且行踪已经暴露,计划失败,曹洪也只能先在这里安营扎寨,命人飞马前去通知曹仁,自己则自率先锋继续前进。

    次日一早,曹洪率兵再次出发,只是让他憋屈的是,行不过三十里,又出现一座关卡,同样是木质结构,但比上一座,显然高大了不少,守关的将士似乎也更多,昨日逃亡回来的蜀军,应该便是逃回了这座关卡之中。

    烽火燃起,曹洪恨得牙痒,如此一来,就算攻破了,对方对于自己的位置也是了如指掌,哪还有秘密可言。

    “攻!”

    这一次,曹洪连废话都懒得再说,这一次,对方人手充足,再加上关城比上一座坚固的缘故,足足花了两天方才攻破,而这一次,折损了四百多人。

    一夜修整,再度出发,毫无意外的,行军五十里之后,又是一座关卡拦路,让曹洪有些难受的是,这座关卡,竟是石头建造而成,高有三丈,宽十五丈,关城之上,人影重重,人马之多,怕不下八百人!

    曹洪拿出地图来看了看,过了这座关城,再有几里便是房陵,房陵的兵马随时可以支援这里,等于是将房陵的城墙往前推了几里,看这座关城的防御,要想攻破这座关卡,把自己的人马耗光了都未必能够攻下。

    “将军,这可如何是好?”曹洪的副将苦笑着看向曹洪,还打吗?

    曹洪一脸郁闷的道:“先下寨!”

    兵困马乏,人家是早有准备,而且这城墙看着就颇为坚固,还打个屁啊。

    看着曹洪并未立刻攻城,而是开始结营下寨,站在刘毅身边的孟达总算松了口气,对着身旁的刘毅一脸佩服道:“先生,总算吓住这些曹军了。”

    说着话,还暗自捏了把冷汗,若非刘毅执意沿途多设卡哨,以这些曹军的行军速度,恐怕杀到房陵,他们才会反应过来。

    听说这次曹操从南阳、长安、洛阳、西凉调集兵马四十万大军两路来攻,虽然知道这里面有夸张的成分在,但就算是打个对折再对折,那兵力也不少,整个汉中,刘备留下来的兵马也不过五万,还得四处防守,拼兵力,铁定是拼不过曹操的,若再失了先机,让对方直接攻到房陵城下,这城还怎么守?

    刘毅也是微微松了口气,给自己的时间并不多,这三座关卡,第一座关卡是曹军抵达的前一天建起来的,应急用的,给自己争取了一天的时间,花了两天时间建起了第二座关卡。

    这第三座也是最后一座,刘毅特地设在这谷口之处,虽然时间不够,但刘毅还是坚持用水泥来做,到现在,这城墙看着坚固,但实际上水泥还没干,一指头戳上去就是一个洞,要是曹军真的直接攻打,刘毅就只能逃回房陵,拒城而守了。

    万幸,之前的两座关卡给曹洪带来不小的心理暗示,木造的小关卡都那么坚固,这石质的关卡,岂非更加难以应付?

    所以,他选择了等曹仁大军抵达之后,再一起进攻。

    为了避免将士们踩坏水泥,刘毅在城墙上铺了一层木板,此刻众人站在木板之上,虽然曹军去安营扎寨了,但刘毅也不敢掉以轻心,时刻注意着曹军的动静,这水泥初步干燥,至少也得四五个时辰,要想彻底干了,那就要更久了。

    “命将士们小心些,时刻准备,若是曹军来攻,我们立刻撤回房陵!”刘毅看着孟达,嘱托道。

    孟达一阵惊愕,这种时候,不应该坚持一下吗?

    “先生。”孟达看着刘毅,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便是借着此处地利,我等也可坚守一些时辰,何必轻言撤走?”

    孟达也担心被戳破,但却舍不得这座关卡,此处建立一座关卡,位置实在太好了,若能守住,以后就不必担心来自南阳方向的威胁了。

    刘毅闻言指了指脚下:“空心的,若明天那曹军攻城,只需用攻城锤锤一下便塌了,你以为这么大一座关城,若是实心建造会那般容易?”

    当然,若是能够拖个三五天,就没有这份担忧了,但现在,这座关卡完全就是纸老虎,吓吓人可以,但要想依托这里守住,那可就千难万难了。

    反正刘毅自己是绝对不会冒这个险的,房陵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就算这座关卡被拆了也没事儿。

    孟达:“……”

    直到夜幕降临,曹军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刘毅终于松了口气,连夜派人将制作好的鹿角密密麻麻的在关前摆了一大片,又在关城外挖掘了三条沟壕,下面布满了倒刺,上面做了些伪装,最后又带着人在城墙上做了两架破军弩,十五丈的距离,两架破军弩轮流来放,应该也足够震慑敌军了。

    次日一早,当曹洪带着人马前来观察敌情时,看着城墙面前那密密麻麻的鹿角,再看看城头上一排排衣甲鲜明的将士,心中有些无语。

    那些鹿角还有拒马桩是哪来的?

    只是这阵仗,他两千出头的兵力,恐怕也吃不下,但要是一箭未发,也说不过去,曹仁想了想,准备震慑敌军,命人拿来弓箭,来到关下一箭之地开外,将那强弓拉满,一箭射出。

    那箭簇呼啸着划过空中,噗的一声,没入女墙之中,箭尾不住震颤着。

    周围的曹军见状大声欢呼:“将军神勇!”

    百步开外,虽然没有射杀敌人,但一箭射入石质城墙,单是这力道,就足以谷物士气。

    曹洪有些茫然的看了看手中的强弓,又看了看那插在城墙上的箭簇,心中有些发懵,自己的箭术,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走!”自然不能表现出来,一脸淡定的带着亲卫调转马头,回营去了。

    刘毅站在城墙上,见曹军走了,来到那女墙边,猫着腰将那箭簇从墙上拔下来,箭簇之上还带着未曾干涸的水泥,扭头看向孟达:“他们何故高兴?”

    “估计,是将这城墙当成真的了。”孟达思虑片刻,叹息一声道。

    “有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