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 鬼阿伯

目录:有妖气客栈| 作者:程砚秋| 类别:散文诗词

    在小男孩飞走瞬间,鲨鱼抓住了他。

    结果是鲨鱼也被吹走了,幸好被身后的富难抓住,然后他自己也飞起来。

    他手里死死地抓着自己腰带,腰带的那一头,紧紧地勒着怪物的脖子。

    “嗷呜!”

    怪物眼珠子快凸出来了,手里镰刀一般的武器死死的挂在洞壁上。

    叶子高和胡母远他们俩伸手试图抓住富难,但每次刚离开,都差点被吹走,只能死死靠近洞壁。

    “掌柜的!想办法。”富难嘶吼道,然而声音还被风声盖住了。

    不过,即便富难不说,余生也会想办法。

    他的手死死抓住崖壁,左手一挥,倒流的海水从旁边大河中飞出,化作一堵冰墙挡在他们前面。

    登时,风息了。

    富难他们挂着一串立刻从空中掉下来。

    “欧欧”,怪物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呼吸着,庆幸自己劫后余生。

    富难趴在地上,觉着胳膊快要断了。

    “你们都没事儿吧?”余生回头问。

    鲨鱼把小男孩拉过来,见他只是被吓的受惊了,摆了摆手,“没,没事儿。”

    此时,狂风汹涌,裹挟着石粒打在冰墙上噼里啪啦作响,让冰墙剧烈的抖动着。

    余生身为东荒王之子,控水用的是法则,化作冰之后,只能为冰,一般破不开。

    但为了保险,余生又召唤一股海水,把他们面前死死地挡住。

    “这风太邪门了。”叶子高说,“刮在身上还冰凉,刀似的刺骨。”

    “可不是咋的。”富难气喘吁吁,“我刚才胳膊都没知觉了,差点就松开。”

    说着,富难踢怪物一脚,“哎,谢了啊,等出去,我请你啃鸡腿。”

    怪物瘫在地上,不想理他们。

    “这风…我倒有一个想法。”余生说。

    “什么想法?”

    “你记不记着我们穿越东山山脉,去往中荒时,遇见的风息谷?”余生说。

    叶子高抬起头,“你别说,这俩还真像。”

    “不是像,而是一模一样。”余生说,他是被风息谷的风吹过的,感觉同方才如出一辙。

    “这应该不是巧合,等咱们回去,找巨人族问问这其中的奥妙。”余生说。

    他们又在冰墙后面等了一会儿,待风渐渐小下去后才从冰墙后面钻出来,点燃火把重新回到石桥上。

    “这石桥也是厉害,整天被吹,居然还这么稳固。”叶子高说。

    此时,他们一行人都上了石桥。

    盖因风吹过之后,石桥上的迷雾被吹散了,虽说黑暗中所见有限,但不必防备有人埋伏或偷袭了。

    “老鲨,现在知道海面为什么波浪汹涌了吧?”余生在前面领路,“全是这阴风闹的。”

    鲨鱼不答。

    石桥很宽,众人走在上面却战战兢兢,深怕掉下深渊一去不复返,鲨鱼压根顾不上答话。

    好在,石桥另一端很快出现在视野内。

    那是一堵十分光滑的崖壁,漆黑如墨,如镜面一般折射着火光。

    “这不会是被风打磨的吧?”叶子高说。

    无人回答他,走近的余生皱着眉头,小心地打量着四周。

    石桥尽头是一门洞,宛如一头巨兽张大嘴巴,等着把想要进去的人吞噬。

    “大家小心着点儿。”余生说。

    等下了石桥,余生惊讶的发现,在门洞里有许多铁链,用黑色的不知名材质做的,冰凉如水,水滴成冰。

    这些锁链延伸到了漆黑的门洞里面。

    “这儿拴的是什么?”叶子高好奇地问。

    富难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这玩意应该很值钱吧?”

    他说着,把铁链往外拉,因为冷,还特意裹上了衣服。

    “哗,哗”,黑暗之中,铁链拉动的声音很清晰,慢慢地尽头被拉出来。

    “什么也没绑?”叶子高嘀咕,“那这铁链是干什么的?”

    “不。”余生摇头,“绑东西了。”

    “绑什么东西了,我们怎么看不到…”叶子高正说着,恍然大悟,“这铁链是绑鬼的?”

    余生点头。

    这鬼是一老人,头半秃,**着上半身,瘦骨嶙峋,铁链的尽头从他的肩胛骨穿过。

    此时,这老鬼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任由富难拖着他,眼懒得睁开。

    “看来,这就是幽冥之地了。”余生说。

    他不理会这鬼,带头向门洞走去。

    小男孩却有些怕,靠近了鲨鱼。

    “阿勒,别怕。”鲨鱼安慰他一句,把他与铁链隔开。

    唰!

    奄奄一息的老人动了,他身子坐起,双眼睁开,死死地盯着小男孩。

    “阿勒!你怎么在这儿?!”老人惊叫一声,向小男孩扑过去,带动了铁链。

    富难眼疾手快,一脚踩住铁链,惊讶地问余生:“怎么回事?”

    他听不见鬼说话。

    余生回头,奇怪的看着老头,见他此时泪目涟涟,徒劳的挣扎着,只为靠近小男孩一点儿。

    “你是谁?”余生问一句,见他不答,改问鲨鱼,“你们认不认识一个老人,头半秃。”

    “头半秃?”

    鲨鱼正在脑海里思索时,小男孩说:“我,我爷爷!”

    “是我,是我。”老头忙不迭的点头。

    “对,阿伯的头是秃的。”鲨鱼点头。

    “这铁链上绑着的鬼就是阿勒爷爷。”余生说。

    “什么!”鲨鱼一惊,小男孩也一愣。

    余生返回去,对老头说:“老伯,你冷静一下,你孙子不是因为死了才来这儿。”

    “那,那他…”

    “跟我们走下来的。”余生说。

    鲨鱼虽然看不见老头,但也知道他误会什么了,忙道:“阿伯,阿勒现在活的好好的,你放心吧。”

    他旁边的同伴也道:“对,阿伯,阿勒现在被族长养在族里,不缺吃喝。”

    见铁链尽头不再绷紧,鲨鱼推了推阿勒,“给你爷爷说说话,放心,他就是死了,也是你爷爷。”

    阿勒点点头,向铁链走几步,怯怯的叫了一声:“爷爷。”

    老头想要摸一摸阿勒,手却从他身体穿了过去。

    老头不悲反喜,信了余生他们说的话。

    “挺好,挺好,个子高了,有点黑了,还壮了,挺好。”老头高兴地说。

    他在这世上,唯一牵挂的就是孙子了。

    在余生转告老爷子的话后,阿勒说:“爷爷,鲨鱼叔他们对我都挺好,你,你也挺好的吧。”

    “我好,我也好。”老头笑着说。

    他转过身,向余生恭敬地行礼,“还请公子帮我转告几句话。”

    余生点头,“你说。”

    老头的话是说给鲨鱼的。

    “阿勒父母早逝,现在我也死了,阿勒在世上再无亲人。我就是因为这个才没去轮回的。以后的日子,还请族长多多费心,帮帮他。”

    鲨鱼点头,郑重其事的说:“阿伯放心,我身为族长,自然有帮他的义务。”

    余生在旁边也道:“老爷子放心,我在岛上的客栈刚开张,正缺小二呢,可以让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