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三十三章 告知和离开(下)

目录:女剑仙| 作者:避寒潮生| 类别:都市言情

    一群人围坐一堂,看起来到颇有点吓人的阵势,宁清秋倒是突然笑出声来,一下子就是打破了凝固的氛围,她说:“对着个伤员你们这是什么表情?三堂会审吗?这恐怕不是有功之臣应该有的待遇吧。”

    显然,不过是玩笑话罢了。她当然不是来这里邀功的,对宁清秋而言解决伊娃风暴不过是根据自己的本心做出的选择,一路行来她都从未忘记过自己的初心,手执三尺剑,斩尽天下不平事,这惩奸除恶本就是职责所在义不容辞,也不需要其他人的感激,毕竟再多的感激对他来说都没有任何的意义和价值,不是吗?

    所以不过是从心而已。

    气愤呢就像是破冰一样,因为这一句话要松快了许多,但是杨璇玑还是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她冷哼一声:“针对你宁清秋?谁敢呢?一个人就是敢冲上去和这样的灭世风暴硬顶,当真不怕死,当然你本事大把问题解决了,我们这些人那就不配担心你。”

    明远的脸色微沉,但宁清秋反而笑了起来,她自然听得出这就是阴阳怪气的反话罢了,若非是真的关心哪里就是会这样的表现?杨璇玑一直都是温柔至极的代名词,大概除了自己还没有人能把她逼到这个份上吧。说实话在这个世界收获了一个好朋友好姐妹还真的是挺幸福的一件事,可是归根到底大家不过是交错线上并肩走了一段而已,终究是要分开的,所以真的是非常可惜,不过正是因为有真感情在,这个时候才是不能继续瞒下去,坦坦荡荡的将他们要离开的事儿告知他们这样才免得不告而别之后,所有人都是满天下的找他们,让人家心有挂碍反倒不好。于是宁清秋就是坦然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当时确实是情况紧急,已经来不及跟谁打招呼,不过我有把握。”不是自己非要逞英雄才是冲上去的,本就是形势所逼,虽然最后受了伤,不过那也是因为她越界去探索了另一个世界的坐标而已。

    这话她直接说出来的。

    皇甫烈手中的茶杯骤然碎裂,滚烫的茶水溅落四周被他用真气骤然蒸发,如云雾升腾消失了,死死的的盯着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刚才说的难道就是另一个世界的坐标?还说他们要离开前往那个异世界?莫非他们这个时候还没有从梦中醒来?还是说这是另外一种灭世幻术——所有人深陷其中误以为风暴已经解除其实真实世界已经生灵涂炭,他们这会儿都是被困在了一个可笑的幻境里面,所以才是会有现在这样的情景出现在他们眼前吗?

    异世界这个观念在他们这里其实并不陌生,作于作为拥有强大力量的灵修对于天空的探索,对于所谓的平行空间或者异世界的设想其实并不比普通人的科学研究猜想来的少,也许他们在理论知识方面甚至还没有普通人那般的成体系,但是就因为他们所处的高度不一样,拥有超凡力量的灵修在某一方面其实可以说能更快的接触到空间和时间的奥秘。但就算如此无数的研究型的灵修探讨研究许久,或者是战斗型的灵修想要踏碎虚空,一起研究前往另一个世界的办法都是发现做不到的,因为事实证明最后这样做的人都是失败了,反正至今没有成功的案例,所以到了最后也没有人再去这样的无底洞里面投入精力,因为知道有生之年根本没有办法找到真正的路,就算你如何天纵奇才就算你如何强大,最终在岁月面前也不过是一捧黄沙罢了。但是就在他们的眼前,宁清秋竟然说可以去到另外一个世界?!而且现在就是摆明的来告别的,这换任何人来这里都是认为她失心疯了。

    皇甫烈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将手上的水渍擦拭干净,然后便是深深地盯着宁清秋问道:“你的力量来源奇怪,而且我都是看不清楚,你和明远的关系也是扑朔迷离让人云里雾里,这些所有的奇怪之处,最终都是因为——异世吗……”

    不得不说,这位校长当真是十分敏锐之人竟然立刻就是抓住了重点,而且管中窥豹竟然就是看到了如此多的东西,宁清秋竟然都是开口了,她就没有打算收敛。到了这个地步还掩藏干什么呢,不如坦然告知也解了人家心中的疑云,免得日后始终因为这个问题纠结,而且也不需要担心他们,就算是离开这个世界他们仍然会过得好好的,大家各自安好便罢。

    “校长你说的没错,我和明远确实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所以我们之前便是认识了,只是因为来到这里的时候发生了一些意外,故而我已然记不得他而他一直在寻找我。”解释了自己进入高等灵气修院隐姓埋名并非是出于主观欺骗,不过是因为客观因素的被动影响罢了,免得他们有所误会,都要离开的人了还让大家心里存着疙瘩多不好呀。

    这个说法让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皇甫烈深深的吐出一口气,虽然也有所猜测他们的神秘了,结果被告知真相的时候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看来真的是自己老了啊,时代大变灵气复苏果真是让人没有办法准确的把握事情的脉络呀:“你们要离开我们无权挽留你,只是你们帮这世界许多帮我等许多,这些……高等灵气修炼学院和我皇甫联系永远铭记在心。”他再次端起一杯茶,微微抬起说:“敬两位,此去山高水长,只愿道途不孤。”

    纳兰徽和顾微凉都没有反应过来就会遭遇这样的生离,虽然不是死别,但反而是更有一种延长的痛苦产生,但也只能麻木地饮下杯中之茶,为他们助行。

    宁清秋看着星空出一口气,问道:“你不回去和笑和尚告别么?我们还有时间也不急于这一会儿。”

    “不用,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我让位之时,便已然是告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