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七章天象战法

目录:洛神诀| 作者:洛二十三| 类别:散文诗词

    整个金刀盟,绝大部分的灵尊修士都已经被拿下,现在只剩下盟主柳天赐、金刀门大长老、烈火堂堂主、三清殿殿主、七杀堂堂主和天姬阁阁主几人在负隅顽抗。

    天空中,数十位灵尊修士围成一个包围圈,断绝了六人突围逃跑的退路。

    战场中心,柳天赐金刀横斩,与之对战的刀疤大汉巨斧劈落。两股强悍至极的力量碰撞,金戈之声响彻天际。

    “当——轰——”

    两人倒射而出,刀疤大汉冷笑,不过片刻他就稳住了自己的身形,凌空一踏,再度爆射出去。然而另一边的柳天赐,却飞出了数万米,身形依旧无法停下。

    “哈哈哈,痛快,好久没有人能让本尊如此酣畅淋漓的一战了。”柳天赐浑然不觉自己被压制,反而愈战愈勇,浑身灵力鼓荡,那尊数万米庞大的灵力法相蓦然与他合二为一,手中长刀金光暴涨,化作数百米长的光刀。

    “金刀碎空斩。”

    他一声大喝,止住倒飞的身形,长刀高举,斩落。呲啦一声,无形空间也被那一道劈开,留下一道漆黑的裂痕,金色刀芒似有毁天灭地之威能,让周围观战的众人心头狂跳。毫无疑问,如果是他们面对这一刀,绝对无法挡下。

    “天象战法,看来你还有点手段。”刀疤大汉冷笑一声,心念一动,身后数万米庞大的本命法相化作一道流光融入他的身体,与之合二为一,手中的灵器战斧灵光暴涨,化作近千米大小。

    “一斧开山。”

    他迎着那惊天刀芒一斧劈下,战斧刃芒与金色刀芒相撞,恐怖的力量炸开,空间直接崩碎。

    “轰——”金色刀芒在战斧刃芒之下,居然只坚持了半个呼吸的工夫就彻底爆开。

    柳天赐脸色大变,长刀一横,整个人被战斧刃芒劈落天际,砸进金刀盟府邸。那庞大的府邸,直接被战斧刃芒劈成了两半,中间的位置,是一个巨大的深坑。

    咻,柳天赐从深坑中飞出,此刻的他显得异常狼狈,整个人披头散发,气息萎靡了大半,嘴角还挂着血丝。

    他扭头环视天空,整个金刀盟,此刻,居然只有他一人还站在战场之中,先前负隅顽抗的几大势力首脑,都已经被拿下。

    “哈哈哈,没想到我金刀盟,聚集碧落城五大势力,最终会在三虎帮和天星宗手下惨败。”柳天赐惨笑,“能告诉我,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吗?那个叫韩逸的家伙,不过区区半步灵尊,他根本没有能力驱使你们。”

    “你错了,我们这里所有的人,都是主人的奴仆,你根本就不知道主人的强大。”刀疤大汉语气冰冷,“我劝你放下兵器投降,否则,我只能杀了你。”

    “让本尊投降,绝无可能。”

    “投降不是屈从,只是换一种方式活下去,你的骨气在这个吃人的世界,毫无价值。”

    “哈哈哈,你不懂,有些东西比生死更重要。”

    “冥顽不灵,那就准备上路吧。”

    刀疤大汉战斧高扬,天地之力尽数归于其中,恐怖的力量直接撕裂无形空间。

    “杀。”

    一斧斩落,恐怖的战斧刃芒碾压而去。面对这一击,柳天赐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这一斧,他挡不下。

    “就算是死,老子也要死得有尊严。”

    “给我,燃烧。”

    “结束了。”阁楼顶上,陈松月看着柳天赐飞蛾扑火般冲向那恐怖的战斧刃芒,低声道。

    “轰——”

    忽然间,恐怖的爆炸声从远处传来,像是一千万个惊雷同时炸响。所有人都扭头看了过去,那是城主府的方向。

    飞向战斧刃芒的柳天赐被那爆炸声惊醒,浑身一激灵,是了,还有城主府,他们还没有输。不能死,我还不能死。

    千钧一发之际,他长刀横扫,拍在战斧刃芒的侧面,整个人借力横移。战斧刃芒几乎是擦着他的身体飞过,斩落在阵法光幕之上,撕开一个巨大的裂口,整个阵法顿时崩溃。

    他慌忙稳住身形,也扭头看向城主府的方向。

    只是一眼,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他们只看到了滚滚涌出的冲击波,金色和蓝色交织的能量,波动的气息简直恐怖,让每一个感知到的人都心惊胆颤。那冲击波里,还有强悍到极致的法则波动。

    冲击波所过之处,一切建筑物都化作了齑粉。转眼之间,以城主府为中心,方圆千里的范围,被移为了平地。

    “这……这怎么可能?”陈松月飞上天空,看到这一幕后,满眼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如此可怕的冲击波,绝对不可能是灵尊修士交战能产生的。”林淼脸色凝重。

    “莫非有半圣强者,插手了。”林焱心里忽然升起一个不好的想法,“城主府,不会藏着一位半圣吧。”

    “哈哈哈,你们这些宵小之辈,看到没有,这就是城主府的实力。等死吧,你们。”天空中,柳天赐惊喜莫名的大笑,他一转头,朝着城主府飞去。

    “白痴。”刀疤大汉低骂了一句,“走吧,我们也过去看看,主人那边的战斗相信也快结束了。”

    刀疤大汉当先飞去,其他灵尊修士里立刻跟上。

    “现在怎么办?”袁武看向陈松月。

    “传下命令,让弟子们先把金刀盟战败的灵尊修士收押起来,然后把金刀盟所有能搬走的资源全部搬走。袁武长老,此事,就由你们天星宗的四位长老主持,我和林淼、林焱长老,先到城主府看一看。”

    “明白。”袁武领命,立刻带着其他三位长老开始行动,无论是收押金刀盟战败的灵尊修士,还是收集战利品,都需要他们来监督,否则很容易出问题。

    很快,众人便冲到了城主府所在。曾经宏伟的宫殿群建筑,已经被夷为平地,连废墟都没有留下,只有满地的灰烬,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的坑洞。

    柳天赐呆呆的站在战场边缘,瞪大了眼睛,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每一个看清楚战场中心情形的人,都怔住了。原本在他们看来高高在上的城主大人上官星,此刻躺在上官雪儿的腿上,浑身血污,生死不知,上官雪儿双眼无神,像是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

    另一边,韩逸单膝跪地,左半边身体千疮百孔,鲜血直流。他右手手掌抵着一柄两米长的黑色巨剑,巨剑直刺入地下,前方留着一道被犁出数千米长的痕迹。显然刚才的爆炸中,是这柄巨剑挡下了冲击波,救了他一命。

    此刻,韩逸和所有到场的人一样,直直地看着战场中心,嘴角忽然裂开一道笑容,慢慢的那笑容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半圣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被本公子算计。”

    他狂笑着,跌坐在地,嘴里不停的吐出鲜血来。

    “帮主。”

    “主人。”

    陈松月和刀疤大汉立刻飞到韩逸身边,韩逸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他目光炯炯地盯着半圣老者。

    “你输了。”

    战场的中心,半圣老者周身笼罩着一层冰蓝色法则之域,寒冰法则在其间狂涌流动,那是半圣强者最强的攻击手段,本该也是最强的防御手段,但此刻却被人突破了,被那个早就死在他手下的人,突破了。

    “你竟然没死。”

    半圣老者艰难的扭头,眼角余光愤怒又不解的看向身后的韩陌枫。

    “看来你很失望。”韩陌枫冰冷的脸上没有表情,眉心那只竖眼半睁,内里流转着灰色的能量,邪异非常。

    在刚才的爆炸之中,韩逸催动转轮弑灭剑的一击,几乎击溃了半圣老者的法则之域,令得其防御力骤降,一直隐藏在地下的韩陌枫破土而出,以不可思议的手段,攻破了半圣老者的法则之域,从身后一爪贯入老者的胸膛。

    韩陌枫背后凤翼一展,数十片黑色凤羽如同利剑刺出,无视老者的法则之域,尽数贯穿了其身体,直接切断了老者全身的经脉。

    他一把抓出了半圣老者的心脏,捏爆,然后慢慢的后退。半圣老者步履蹒跚的转过身来,面无血色,呼吸急促,仿佛下一刻就会彻底死去。

    那数十片黑色凤羽插在他周身上下,洞穿要害,鲜血沿着羽毛流淌下来。蓝色灵光在每一处伤口处流动,竟然令那伤口飞快的愈合。

    “果然不愧是半圣强者,生命力如此顽强。”韩陌枫赞叹。

    “小心他的魂体逃走。”韩逸提醒。

    “我已经用邪眸把他的魂体锁在了躯体之中,他逃不了。”韩陌枫说着,瞳光一凝,眉心之间的邪眸顿时射出一道灰色气流,直接贯入半圣老者的脑袋。

    一道道灰色纹路从半圣老者额头蔓延出来,转眼间覆盖全身。那灰色气流,直接毁灭了半圣老者的魂体,灭绝了一切生机。

    “嘭——”半圣老者轰然倒地。

    “哐当——”柳天赐手里的金色长刀坠地,“完了。”

    “终于死了。”韩逸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下来,他盘膝做好,取出一瓶疗伤丹药倒进嘴里,苍白的脸色慢慢才好看了一些。

    他看了一眼自己左半边千疮百孔的身体,以他肉身的强大,那些伤口本该已经痊愈,但此刻愈合的速度却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差别。

    “法则之力留下的伤口,果然很麻烦,看来要把那些法则之力驱除,伤口才会愈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