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意外,纯属意外

目录:娱乐超级奶爸| 作者:洛山山| 类别:都市言情

    听到刘子夏的话,所有棒子国的老板们,脸色全都黑了下来。

    尼玛,故意气人是不是?

    这话,不是摆明了在寒颤他们吗?

    是在嘲笑他们没有当时决定就比武,要不然以当时这家伙的身体状况,一定能赢?

    是不是这个意思?

    刘子夏这简单的一句话,却是把所有棒子人都给得罪了。

    不过他也不在乎,因为他就是在故意气这帮使用阴损技俩的棒子人!

    “这个……当然可以了!”

    李宰村连肺都快被气炸了,但是他还不能发作,只能哭着一张脸,说道:“那个,你们不需要稍微准备一下吗?还是说直接开始啊?”

    “我不用准备。”刘子夏毫不客气地说道:“李先生,你看可以直接开始吗?”

    这句话,刘子夏是直接询问的李炳宪。

    “可以!”

    尽管心中对战胜刘子夏没底,但是对于他的厉害,李炳宪也都是听马俊秀他们说的。

    经过这几天的加强训练,李炳宪对自己有个清晰的认知,他已经成功突破到了黑带八段,比起原来提升了一个台阶,要想战胜刘子夏,应该是还有一定胜算的,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好,那就请李先生指教了。”刘子夏笑了笑,率先走到了场地中央。

    周文强见状,直接把负责拍摄的那几个人给指挥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李宰村脸皮抽了一下,心底的不安就更加强烈了。

    现场,所有的人注意力都投注到了比武场地上。

    刘子夏立在中央,说道:“不知道这次的比赛规则是?”

    “哦,这场比武一场定胜负的,谁先认输,或者没有还手之力了,就算输!”

    一名穿着跆拳道服的中年男子,跑出来解释了一下规则,道:“当然了,有些违规地方还是不能动用的,比方说攻击身体下半身,戳人双目……”

    这些规则,其实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条件,至少刘子夏的五禽戏里,就没有哪一招能够用在这些地方。

    哦,猴戏里的猴子偷桃除外!

    “那么,两位你们准备好了吗?”

    讲完了规则,中年男子看向了刘子夏和了李炳宪。

    “准备好了!”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中年男子点头道:“比试开始!”

    尽管并不是正规的跆拳道比赛,但是这个李炳宪还是挺懂规矩的,他先是向李宰村和负责判定比赛的中年男子鞠了一躬,然后就面向刘子夏摆出了跆拳道的起手姿势。

    刘子夏还以为他会朝着自己行个礼,然后等进行比试的时候,他还能手下留个情什么的。

    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这货不光没向自己行礼,竟然连周文强他们都忽略了,真是够傲的!

    不过,你棒子人不懂礼貌,但是咱身为华夏人,还是得懂礼、知礼的!

    于是,刘子夏先是冲着李宰村、周文强他们拱了拱手,然后还对着李炳宪行了一礼。

    也就在刘子夏低头、拱手的一瞬间,李炳宪竟然开始攻击了!

    “有破绽!”

    李炳宪眼睛一亮,脚步踏动间已经靠了过来,右腿高抬,闪电般甩出脚跟,笔直地朝着刘子夏的肩头劈了下来!

    “卑鄙,竟然偷袭!”

    “就是,不知道这是在行礼吗?”

    “这就是你们挑选出来的人,一点素质都没有……”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华夏人除了个别人之外,几乎全都愤怒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不愤的表情。

    周文强眉头挑了起来,对坐在身边的李宰村说道:“李部.长,你们这位演员,还真是懂礼貌啊!”

    说到后面几个字的时候,周文强特意加重了语调,不难听出他话里面的不满。

    李宰村不在意地说道:“周主任,既然是比试,当然要抓住所有能赢的机会了,双方总不能一直对视着,谁都不攻击谁吧?”

    无耻,摆明了在给自己人找借口!

    周文强懒得搭理这家伙了,无理都能搅三分,还是继续看比武吧!

    比武场正中间位置,眼见着李炳宪的下劈马上就要临身了,刘子夏突然咧嘴笑了一下,然后猛然往前踏出两不,两只手顺势往前一抬,直接命中了李炳宪的左侧大腿。

    唰!

    李炳宪整个人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随后他的身体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回去,然后一个空翻,以一种狼狈的姿势摔在了地上。

    “李先生,下劈要用得谨慎一点,可别给对方近身的机会,要不然下次就不是摔地上这么简单了。”

    李炳宪从地上爬起来,刘子夏并没有趁胜追击,而是表现出了应有的气度以及礼貌。

    几位负责拍照、摄影的,很重视地记录下来了这一幕,并且还特意给刘子夏来了个特写。

    “可恶!”

    偷袭不成,反倒被人家轻轻一推给摔在了地上,李炳宪心中羞愤难当。

    他嘴里大喊了一声,双腿舞动着就像是两条灵活的木棍一样,疯狂地劈向了刘子夏。

    刘子夏现在已经是暗劲后期的高手了,今天过来也是陪着这个棒子‘玩玩’而已。

    毕竟关系到棒子和华夏,这关乎一个面子问题,刘子夏也不想让对方输得太难看了,所以就收了很多力。

    眼见着李炳宪地鞭腿抽了过来,刘子夏把双臂交叉在身前一横,很轻松地就挡住了来自李炳宪的攻击。

    在挡了几下李炳宪的鞭腿攻击之后,刘子夏交叉起来的手臂突然往外一翻,就抓住了李炳宪的右腿,没等他反应过来呢,朝着一个方向就是狠狠地一抡。

    “啊!”

    李炳宪不甘心地怒吼了一声,人在半空中想要竭力控制住飞出去的速度还有方向,但是却于事无补。

    咻!

    李炳宪被刘子夏这强力一抡给丢飞了出去,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直接砸向了十多米开外,正朝着这边看的李宰村的方向。

    “我去!”

    周文强的反应速度很快,直接站了起来,朝着旁边躲了过去。

    但是李宰村就不行了,这家伙还瞪着眼睛往前看呢,等到发现李炳宪朝他飞过来的时候,再想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哐当当!

    连人带沙发,再加上茶几上的瓜果、矿泉水……撒了一地,而李宰村则成了李炳宪的人肉垫子,这一百五六十斤的壮汉,砸在人身上可是很疼的!

    “哎呦,快快快!”

    “社长,您怎么样?”

    “还不快把炳宪给拉起来……”

    观战区域一片嘈杂,本来是想要离着近一点,看得清楚,现在可倒好,殃及池鱼了。

    棒子文化交流团队的人,以及棒跆拳道文化体验馆的工作人员们,全都焦急地凑了过去,扶人的扶人,挪沙发的挪沙发……一时间,场面特别混乱。

    李炳宪倒是很快就站了起来,毕竟身体下面有这么软乎的肉垫子,他能有事才怪了。

    就是李宰村倒霉了,被压了这一下,浑身都开始酸麻起来,好在没有什么外伤,要不然还真得送医院了。

    想想也真是够奇葩的,观看别人比武,自己却受伤了,谁会这么倒霉啊?

    “刘子夏,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FNC经纪公司的李奈旭最先反应过来,对着不远处的刘子夏怒目而视!

    棒子国文化交流团队的人,有了这位娱乐巨头带头,所有人都满脸悲愤地冲着刘子夏叫嚷了起来:

    “哪有你这么干的?你是故意丢向这边的,是不是?”

    “你们华夏人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吗?”

    “抗议,我们棒子国文化交流团,要向你们提出严正抗议……”

    所有的棒子娱乐公司的老板们都是一脸的义愤填膺,连带着旁边站着的跆拳道文化体验馆的工作人员们,也变得情绪激动起来。

    “什么就这样对待客人?我看是你们客大欺主!”

    “就是,刚刚子夏还在行礼呢,这家伙就开始偷袭了,你们怎么不说他卑鄙啊?”

    “你们这叫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怎么着,就你们棒子人能蹦跶啊?

    到了我们华夏的地界儿,不老实也就算了,还这么嚣张,真当我们华夏人好欺负啊?

    所以这些华夏娱乐公司、传媒集团的老板们也都怒了,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冲着对方乍起了全身的毛发。

    两边人就像是从来不相容的水和火一样,怒目而视,就好像这件事已经抬升到更高层次了一样!

    “咳咳……”

    看棒子人的气势被自己这边给压下去一点了,周文强轻轻咳嗽了两声,上前两步,亲自把李宰村给扶了起来,问道:

    “李卟长,你没什么事情吧?刚刚事出突然,他们两人又在比武中,这是谁都没料到的,你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就怪子夏吧?”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力,我还说我们有理呢!

    当着我的面欺负我们的人,活该!

    “嘶!”

    周文强不小心碰了李宰村被压的一个地方,疼得他立马开始倒吸起凉气来。

    “没,没事!”

    李宰村强行挣脱开周文强,说道:“不过周主任,这件事,难道你不应该给我个说法吗?”

    “说法?”

    周文强奇怪道:“李卟长,我觉得这件事不应该怪子夏吧?有看热闹的心,就要承担看热闹的后果,还好我刚才躲闪得快,要不然连我也得被压到!我有要求子夏来向我说对不起嘛?”

    呃……

    周文强的话,让李宰村把后面的话给憋了回来。

    是啊,照刚刚李炳宪飞过来的架势,明显是朝着他们两人砸过来的,要说刘子夏是故意的,总不能连他们华夏人都给砸了吧?

    这样想着,他还看了周文强一眼,发现周文强脸上满是认真的表情!

    看来,刚刚是他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