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9章 七宝祭坛!

目录:妖孽仙皇在都市| 作者:傲才| 类别:都市言情

    触碰到圣意门槛的风花雪月一出,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侧目。

    雪瑾此刻的剑太璀璨夺目了,四种极致意境,宛若四个空间,四个小世界在演化,生生不息。

    萧尘立于雪瑾剑意正中央,被四种意境不断倾轧。

    若是换做另外一名圣人,哪怕修炼有最强身躯,都会被这股力量轻易撕裂。

    然而,也不知道萧尘是不是柔软性太好,四种意境倾轧之下,他的身躯都近乎变形了,却始终一点事都没有,神色没有多少变化。

    “唉,你非要自讨苦吃!”

    轻轻一叹,预示着无奈。

    突然,被四个小世界,四种异象倾轧的萧尘缓缓伸展出右手,平凡无奇的一指点出。

    “破灭!”

    咔!咔!咔!咔!

    四个意境小界被一指点爆,归于虚无。

    但指力不曾消减,贯穿虚空。

    噗!

    雪瑾周身圣光被击溃,娇躯亦是被指劲轰穿,出现一个血洞。

    彭!

    巨大力量,也让雪瑾横飞出去,鲜血染红衣裙,凄艳无比,触目惊心。

    “小姐!”

    小玲呆了,神色苍白,赶紧飞过去查探雪瑾状况。

    “这……开玩笑的吧,一招破了雪瑾的风花雪月,将雪瑾重伤?”

    方超海神色已是由凝重转为了惊恐。

    现场除了雪瑾和小玲,只有他最清楚风花雪月的威力。

    莫说是他,便是乾坤宗第一人穆雨涵,也绝对无法这般轻易击溃雪瑾。

    “没道理,这家伙什么来历?”

    嵇江此刻都脸色发黑了。

    雪瑾第一剑被萧尘轻易挡下,他心里其实还不以为然,没把萧尘放在眼里。

    但雪瑾认真施展出风花雪月,居然也被萧尘一指破功,实在有些诡异了。

    难道这家伙实力在他之上?

    “小姐,你怎么样?”小玲扶起重伤的雪瑾,快要哭出来。

    “我……我没事!”雪瑾艰难地站起身,似乎惊魂未定,呆呆地望着萧尘,“你究竟什么人?”

    萧尘望了她一眼,却是没回答她,转而望向嵇江,问道:“你就是嵇江?”

    嵇江神色变幻,很快露出一副和善的笑容道:“想不到安琪身边有你这样的强者,是我失算了。今天暂且别过,我们还会再见!”

    说完,嵇江对身旁两名圣族青年使了使眼色,就准备离去。

    “等等!”萧尘喊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有这么便宜的事吗?”

    嵇江脚步一顿,问道:“那你要如何?”

    “起码给我磕个头再走!”萧尘漫不经心的语气道。

    “你说什么?”

    嵇江神色一沉,压低了声音,任何人都能感受到他那正慢慢燃烧的怒意。

    他乃圣族嫡系。

    让他磕头?

    “不磕?”萧尘道,“那就把命留下!”

    “放肆!”万阳峻飞身而出,挡在萧尘面前,战意高昂道,“小子,不要以为打败了雪瑾,就真的能够肆无忌惮。嵇江公子,岂是你能够肆意侮辱的?”

    见识了雪瑾的风花雪月,万阳峻其实没把握能胜雪瑾。

    但雪瑾和萧尘认识,他怀疑雪瑾有放水的成分,在配合萧尘做戏。

    而再退一步讲,就算萧尘实力真的强大,难道还能比得过圣族吗?

    他此刻站出来维护嵇江,哪怕打不过萧尘,也肯定能博得嵇江好感。

    受一点伤,能傍上嵇江这棵大树,十分划算。

    “嵇江公子,这人交给我!”

    万阳峻表了忠心,然后拳意炽盛,致使空间扭曲,朝着萧尘轰去。

    萧尘眼神平淡,没有多余废话,一指点出。

    “破灭!”

    如出一辙的招式,一样的平凡无奇,但威能与杀意,截然不同。

    轰!

    指劲轰爆,一股湮灭性的能量将万阳峻的拳头吞没。

    紧接着,将他整个人也吞没。

    “啊……”

    一声惨叫,万阳峻身躯当场爆裂,化为血雾飘散,死无全尸。

    “死了?”

    这刺激性的一幕,令在场所有人头皮发麻。

    万阳峻的心思,他们都能猜到大概。

    受点伤,能够巴结上嵇江,确实很划算。

    但眼下,这不是受点伤的问题,而是直接被轰杀了啊?

    命都没了,还去巴结嵇江,巴结圣族,有意义吗?

    “他对我手下留情了!”

    雪瑾吸了一口冷气,也不知道该感谢,还是该害怕。

    萧尘能杀万阳峻,那就同样能杀了她。

    若之前萧尘有一个念头的误差,她的下场肯定跟万阳峻一样。

    “到你了,嵇江!”

    万阳峻的死,没有引起萧尘一点情绪波动,他始终都在盯着嵇江。

    “你……”

    嵇江此刻也是胆寒不已。

    他的实力绝对在雪瑾和万阳峻之上,但要说秒杀万阳峻,他自认做不到。

    “我是圣族嫡系,你不要逼人太甚!”嵇江试图用圣族压住萧尘,挽回尊严。

    然而回答他的,只是一声轻蔑的笑。

    猝然,萧尘从原地消失,一瞬已是出现在嵇江头顶上方,顺势划出一剑。

    嵇江感受到致命威胁,神色猛变,立即祭出本命法宝。

    “七宝祭坛!”

    哗啦啦!

    空间七种气流汇聚,映照出一个缩小版祭坛的影像。

    祭坛异芒交织,绚烂夺目,好似有轮回法则在运转,生死替换。

    萧尘一剑斩下,虽是可灭神鬼,但碰到那祭坛,大部分伤害居然被转移开。

    彭!

    嵇江被剑威余劲轰飞,吐血不止。

    “怎么可能,圣物居然无法抵消全部伤害?”

    嵇江心神震撼,亡魂皆冒。

    “走!”

    他顾不得伤势,再不敢停留,转身化作流光,遁向远方。

    萧尘望着他离去,倒是没有再追,而是伸手将那七宝祭坛抓了过来。

    “能挡我一击,倒是不赖!”

    萧尘将七宝祭坛翻来覆去查看,心中颇为赞叹。

    这多半是圣族的宝物,由生气、死气、妖气、魔气、圣气、混沌气、玄黄气七种气流构成,更有轮回之法交织,可让人在最危难之际由死转生,可谓一等一的保命法宝。

    “萧尘!”

    裴安琪见嵇江遁走,便飞身而下,来到萧尘面前。

    “战利品,就给你防身用!”萧尘把七宝祭坛交给裴安琪。

    裴安琪一怔,心中虽是高兴,但拒绝道:“我有生机大道,用不上这个,你自己留着吧!”

    萧尘想了想,也没坚持,自己收了起来。

    “嵇江逃了,只怕会去圣族搬救兵,我们要早些离开!”裴安琪道。

    “离开做什么?”萧尘摇了摇头道,“这件事还没完,他逃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