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5、死剑下者,永拘灵魂(第二更)

目录:系统的超级宗门| 作者:飞雀夺杯| 类别:散文诗词

    黎关心在滴血。

    真的在滴血。

    妖族已经经历过一次没落时代,好不容易颐养千年有了好转,现在妖族传承之地毁了,妖皇传承就此断裂,再无机会得传承,难不成天要亡他妖族?

    “大哥,别看了,先退走吧。”怀空见后方的战斗波及范围越来越广,赶忙拉着黎关走。

    黎关瞥一眼时风,怒火中烧,骂道:“时风,你是整个妖族的罪人!”

    时风不服地回一句,“你可知本王为妖族做了什么。若我们能得天地湖外的庞大势力支持,我们妖族还需要在三大巢穴唯唯诺诺的吗?你想做缩头乌龟,永远被百宗联盟压在头上,你一个人去趴着,本王不愿意!”

    “妖族传承之地因你而毁,若不是你的背叛,妖族传承依然在,假以时日只要我们兄弟中一人得到传承,就能成为新的妖皇,从而扭转现在的局势。你为皇族,勾结人族,你还一堆大道理!”黎关当即就要现妖身,与时风再战。

    就在这时,以妖祖崖为中心的天地渐渐被黑暗所吞噬,只听得一声音爆之声,一人从天坠落,就落在距离黎关不远的地方。

    轰!

    地面如同被陨石砸中一般立刻凹陷下去。

    黎关二妖顾不上争吵,赶忙往后退去。

    “石爆!”

    从坑中爬起来的微生苍蓝怒喝一声,脉门齐声而震。

    下一刻,天地骤起狂风,它卷积着无数的碎石化作漫天星雨朝着谴责者落去。谴责者当即死气化盾,将漫天的碎石挡在盾前,只听得砰砰砰响彻云霄的爆炸声,千米范畴被一片黄尘迅速裹住。

    跟着,微生苍蓝再度释放脉术。

    “石龙如江!”

    黑夜下的黄尘中,一道若隐若现的土龙忽然出现,远远看去,只是那一小截就长达千米。

    它昂着头,释放着无尽的压迫感在微生苍蓝的控制下轰然往下扑去,宛若饿龙扑食一般,“此乃地级中品脉术圆满之威,喜欢拦我,你就去死吧!”

    轰!

    石龙击溃了谴责者护盾,将其淹没。

    微生苍蓝立刻大笑起来,道:“就你这实力,还想拦我!”

    语罢,微生苍蓝手中出现一柄巨剑,长达丈余,巨剑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龙壁文,在随着他的脉门振颤时而发出淡淡的光芒。龙野的血斧与之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此乃四旋漩涡神匠所造之剑,死在他手里的地无禁强者已有一人,你就来做第二个吧!”微生苍蓝狂笑之后,剑势即起,“无尽屠杀·癫狂斩!”

    噗!

    微生苍蓝如箭一般射出,手中巨剑凝聚出比放在石龙还要浑厚的压力。

    一剑,落地!

    轰!

    微生苍蓝嘴角笑容戛然而止,“怎么可能,这可以地级中品脉术!”

    惊住微生苍蓝的不是谴责者能够接下这一剑,而是谴责者靠着一双黑翼就将这一剑给挡住了。身体之强硬,已经到了一种骇人听闻的地步。

    或许朝天峡有像对方这样的灵体坚硬的人,但是微生苍蓝从未见过!

    与此同时,龙野看到微生苍蓝一剑落地后,忽然间没了动静,心中顿时胡猜起来。

    难不成,那谴责者败了?

    不过仔细想想,应该不可能。

    地无禁的战斗,不打个十天半个月怎么可能分出胜负?

    除非是绝对实力的碾压。

    “对了,温宗主呢?”

    龙野扫向四周,却不见温平踪迹。

    一抬头,原来温平正在一直妖王背上,在空中居高临下地看着下方的战斗。

    “破坏力这么大吗?”温平在黑溪背后看着大殿喃喃自语着。

    没错,温平压根没想到两个地无禁强者的战斗会回了妖族传承之地。

    他担心妖族会因此记恨人族,更加不可能做不朽宗的附庸了。

    用谴责者强迫……

    温平想了想还是算了。

    附庸的话,至少对方得真正地臣服于不朽宗,暴力压制,短时间可以,时间一长就不行。因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必然有反抗,妖族数量庞大,乱起来,他也没办法。

    “系统,你有什么办法吗?”

    温平想了想,还是求助于系统。

    或许它能帮上忙。

    系统应声道:“我无法提供宿主任何完任务的方法,不过可以先告诉宿主关于附庸的势力的后续问题。”

    “说说。”

    “附庸势力,也算是不朽宗的一部分,所以在附庸势力地盘上,附庸势力的领袖和宿主一样拥有实力增加的能力。不过最多只能增加五成。同时,附庸势力一旦认定,宿主也可在附庸势力的地盘上建造新的建筑。关于妖族传承的问题,宿主可以建造更好的传承给他们,从而提升它们的实力。”

    “有这样的建筑?”

    温平当即打开建筑界面。

    系统一翻,一排建筑列表下就出现了三个关于种族培养的建筑。

    其中一个,妖仙传承!

    让妖物走修仙一道,凝妖丹,妖丹汇聚的修为时间越长,实力越强,最终可成妖仙。

    与现在妖物修炼有个根本的区别。

    现在的妖物,血脉决定实力上限。

    低等血脉的妖物要想达到更高境界,只有化形成人,然后修炼脉门。

    “这个不错。”

    温平当即扫一眼下方的建筑价格。

    一万白晶!

    “怎么这么贵?”

    系统解答道:“因为这是种族培养建筑,能够改造一个族群,自然更加昂贵。宿主如果看看更高级的种族培养建筑,就会觉得这一万白晶,已经是廉价至极了。”

    “别,我不看,我不看,我怕吓死自己。”

    温平关闭系统界面,而后心中暗道:看来这一万枚白晶,还真非花不可。待会或许可以想办法从妖族那弄一些白晶,妖物的地盘不是很多白晶矿吗?反正白晶对于大部分妖族没什么用,只有极少数选择化形成人的才会使用白晶修行。

    正当温平往下看时,精神力胡乱一扫,一个极为刺耳的声音传来。

    “大人,杀呀,把他们都杀光。”

    “妖精池没了,我步入地无禁的机会也没了,都是他们的错!”

    温平精神力摸索过去,数千米外天沐正站在一棵树的树梢,歇斯底里地喊叫着,有点儿风魔的感觉。当然,温平知道,这是心魔被谴责者挑拨起来的结果。

    此时温平也懒得管这个小丑,静静地看着谴责者的战斗。

    根据他的精神力感受,微生苍蓝这人很强,至少是他见过的人力最强的存在。地级中品脉术圆满之境的威力十分恐怖,那柄四旋漩涡神匠的巨剑威力也不小。

    这两者,随随便便一个,在刚才的秘境之中都能瞬间秒杀在场的所有妖、人。

    可打在谴责者身上,根本没有任何损伤。

    一根毛都伤不了,就是现在这幅画面。

    “你还不错。”谴责者再度用黑翼接下微生苍蓝几剑后,似乎失去了耐心。

    就在微生苍蓝被仇恨、敌意完全占据了脑海的那一刻,谴责者终于放弃了防御。

    “恶来!”

    语罢,谴责者在死气的黑暗中一掏,手中也出现了一柄宽大的黑剑。四尺之剑,黑气缭绕,只是一出现,空气中的死亡气息就浓郁了一倍有余。

    “恶来”在手,谴责者随意舞动两下,而后黑翼一扇,身体消失在了原地。

    一道黑色闪电掠过长空,直接中从微生苍蓝身体直接穿透过去,所过之处,尽是“恶来”剑残留的黑气。其中一处,便为微生苍蓝的肚子。

    从前到后,有两个孔正往外冒着黑气,似乎生命力在流失一般,极为恐怖。

    噗!

    微生苍蓝一口鲜血喷出,化雨落下。而后很是不敢相信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肚子。

    “我的灵体!”

    他的灵体虽不说如谴责者这般坚硬,可也不是泥捏的,说穿透就穿透。

    不过,这一剑并没有伤及微生苍蓝根本。

    “给我死!”

    微生苍蓝怒吼一声,四个脉门同时振颤,手中巨剑带起一条百丈龙首砸向远处谴责者。谴责者看了看手中的“恶来”,冲向土龙首,乱砍几剑。

    一剑,龙首便是削掉一半。

    第二剑,龙首直接被斩。

    第三、第四剑,其余部分皆被瓦解。

    第五剑包括接下来的每一剑,谴责者疯狂乱砍,褐色的剑芒胡乱飞舞着,像是秋田的枯叶林一半。远处见着,无不心惊胆战,都会选择其中一道剑芒和自己的实力做一个对比。自己若是全力,能否发挥出这样的一剑。

    答案自然都是否定。

    轰!

    所有人惊愕之时,一个黑影砸落在地。

    剑芒消失,谴责者依旧稳稳持剑立于高空之中,黑翼慢慢扇动,使得赶来的万兽匍匐在地。

    “咳——”

    倒在坑中的微生苍蓝再度咳出一口血,然后看着自己浑身上下的那些黑孔。

    他感受到了力量在流失,生命随着黑气消失。

    上一次耗死同境敌人他都没有受过如此重的伤。

    当然,如果是平时,微生苍蓝肯定溜了。

    打不过就跑,第四脉门打开不易,谁都不想陨落。

    可现在的微生苍蓝已经满脑子是仇恨、敌意,不杀谴责者他是不会走的。

    砰!

    脉门齐声一颤。

    微生苍蓝飞向天空,冲入云霄之中。

    黑云中,微生苍蓝的声音入雷音传来,一股庞大、浑厚绝杀气势铺垫而来。

    龙野他们感受到这股绝杀气势时,汗毛都立了起来。

    想迈步远走,却发现自己的脚根本就拔不动。

    “无尽屠杀·堕天一击!”

    微生苍蓝划破长空,如陨星落地,砸向了并没有离开的谴责者。

    谴责者只说了两个字,“罪来!”

    说罢,反而冲向了这释放着最强脉术的微生苍蓝,手中“恶来”一剑砍出。剑芒直接穿透了阻挡在微生苍蓝身前的任何东西,直接劈中了身体。

    天空中的绝杀的威势立刻戛然而止,微生苍蓝巨剑直接脱手,两眼一黑,坠落在地。

    砰!

    一声巨响之后,大地慢慢沉静下来。

    这时,温平只看到谴责者忽然间挥出一条黑色的铁链,铁链前端的钩子刺入了微生苍蓝的胸口,在被谴责者一拽后,一个黑色的人形体被拉了出来。

    通过谴责者传来信息,温平才知道,但凡被谴责者杀死的强者,都会被永世拘禁灵魂,为他所用。

    当然,这一幕没有人能看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