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3章 还会回来的

目录:市井之徒| 作者:对井当歌| 类别:散文诗词

    医院里。

    王天一接受治疗,牙齿掉了可不是小事,在法律上可以构成刑事案件,只不过王天一不会报案,尚扬也不可能傻乎乎的自首。

    尚扬和丁小年在门外长椅上“关切”等待。

    这期间,丁小年把所有事情讲述一遍,事到如今,想隐瞒也没办法隐瞒,倒不如自己说。

    尚扬听完,脸色也变得不自然,自己要买的公司,亏了找别人算账,太不地道,不仅仅是做事,人品都有问题,不过他也清楚,这种是没必要闹到王宇泽那里,太小,犯不上。

    “打算怎么办?”

    尚扬开口征求意见。

    “看见我身材了么?”丁小年与他在一起很随意,毫无拘谨,指了指自己肚子:“我是属貔貅的,只吃不拉,钱已经进入口袋里,再还回去可能么?”

    心里确实担心给尚扬添麻烦,可需要实话实说,又气鼓鼓道:“这傻逼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打女人,看他长的就知道不受待见,在咱们面前装的像个人,在王家肯定三孙子模样…”

    尚扬笑了笑,看他脸上被扇的肿起来,有莫名喜感。

    “不想还,就不用搭理他…没事,出了问题我扛”

    “你不抗谁扛?”

    等了大约一小时左右,王天一终于从治疗室里出来,医生给出的诊断是,颧骨、鼻梁骨、眉骨骨折,门牙掉两颗,十二颗牙松动,除此之外,面部多处挫伤。

    “你俩干什么呢,起来!”

    王天一走到两人旁边,严厉开口,刚刚在治疗室,越听医生说话越心惊,尤其听到十二颗牙松动,建议拔牙,差点尿裤子,自己可才二十几岁,嘴里都是假牙怎么生活?

    越来越生气,尚扬居然敢打自己,他就是王家的一条狗而已,凭什么敢动手?反口?

    两人闻言抬起头。

    就看王天一站在正前方,眉骨、颧骨、鼻骨都需要包扎,最后他一狠心,露出的部分青紫不一被人看见也丢人,干脆弄一全套,脸上用纱布缠了一圈又一圈,只露出鼻孔、嘴巴和眼睛,如同木乃伊。

    “看他妈什么看,让你们站起来没听见么?”

    王天一见两人看自己的表情都很诡异,心里又生起一股无名火,按照古代的说法,自己是王爷,他们最多是皇帝身边的太监,有什么资格与自己相提并论,恼羞成怒,抬起一只手薅住丁小年:“刚才没来及收拾你,现在正好在医院,我弄死你!”

    说完,控制不住自己火气,挥拳奔丁小年砸下来。

    “嘭…”

    就在他拳头落下的前一秒,尚扬迅速出脚踹在他腰上,王天一根本来不及反应,被踹飞,砸到地上,身体在大理石地面上划出三米远才停下。

    医院里的护士全都躲到一旁,如果有人生病,多严重都会主动上前,可打架这种事还是不参与微妙。

    “尚…?”

    丁小年懵了,尚扬不知道他身份动手还说得过去,可知道王天一的身份,还要动手,那么就是不给王家脸面,王宇泽面子上也不好看。

    “敢碰我兄弟,谁给你的胆子?”

    尚扬没等丁小年说完,迅速开口,指着王天一,一步步走过去,怒道:“以为是病号,我们就得给你让座么?你伤成这样心情不好,我们的朋友也在里面,我的心情同样沉痛,凭什么让着你!”

    说话间,已经走到身前。

    王天一被踹的半身都失去知觉,躺地上看尚扬的样子,想问问他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动自己?可嘴巴完全不受控制…

    “小年,你坐门口等天一,我跟他谈谈!”

    尚扬愤怒开口,说话间,抬脚奔着王天一小腹踹过去,不是很用力,却也吓得护士心惊肉跳,尖叫连连。

    王天一更是欲哭无泪,疼的全身痉挛。

    什么叫等王天一?我就是好不好?还等谁,能出来是见鬼了!

    丁小年还站在原地,他不相信尚扬没认出,只是装着没认出,不知不觉间,额头挂上黄豆粒大汗珠,甚至有点同情王天一。

    硬着头皮道:“放心,我等着,绝对不会错过…”

    尚扬没回应,弯下腰薅住他衣服,像是拖着一条死狗在医院走廊里穿过,拖到安全通道,进去之后,又对准肚子。

    不过人在特殊时刻反应极其灵敏,他忍住剧痛向旁边一滚躲开,用尽全力开口道:“火…火…”

    没有门牙,说话漏风,话到嘴边字完全不一样。

    “火?”

    尚扬左右看看,怒道:“没着火,想骗我是不是?”

    说话间,追上去横踹一脚。

    这次没躲开,重新被尚扬踹倒,疼的身体在地上蜷缩成虾米,双手抱头,他不知道尚扬是真没认出来,还是故意,咬牙切齿的恨,刚刚咬牙,牙还疼…

    “嘭嘭嘭”

    尚扬对着身上力道不大的踩几下,足够让鞋印都印在身上。

    这时。

    “唰”

    安全通道的防火门被推开,丁小年焦急从外面冲进来,与在酒店如出一辙,推开尚扬:“错了,错了,他就是王天一…打错人了!”

    迅速蹲到面前,关切问道:“有没有事?”

    王天一想死的心都有,什么叫认错人了?怎么可能认错?就因为自己脸都包上了?

    “弟…弟弟?”

    尚扬也走过来,满心歉意:“这…你怎么包扎成这样,没认出来!你怎么不告诉我,还以为是谁被打了,用我们出气…你也知道,刚刚在酒店里误会我很懊悔,心里也憋着一股火,所以就发作了…”

    王天一把抱头的双手缓缓松开,幽怨盯着尚扬,恨不得生吞活剥,你一句认错人就可以揍我?

    “这事闹的,大水冲了龙王庙,以及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尚扬气的直跺脚:“弟弟,哥就站在这,要打要骂都随你,但千万别生气,我叫护士拿担架,咱们先检查…护士,护士…”

    不到三十秒。

    两名护士拿担架过来,她们抬不动,尚扬和丁小年亲力亲为,两人抬着担架,重新把王天一送到治疗室检查…

    而他们,重新坐到长椅上。

    “你是不是有病?他是王宇泽的弟弟!”

    丁小年极力压低声音,虽说配合了,可都是无奈选择,按照他的做法,绝对不会再动,很容易把事情闹大。

    “没事”

    尚扬云淡风轻:“他如果敢告诉王宇泽,不至于拖到现在,刚才就告诉,自己来永城很明显是想不扩大,把钱要回去,可不给钱只能揍他,让他主动走就好了…”

    尚扬也没有其他办法,与他好好谈?

    不可能!

    如果真想好好谈,不会给自己打电话,问题早就解决了,很显然,不只是想讹丁小年,还有自己。

    “放屁,他就是个小人,得罪之后怎么办?以后处处与你作对,闹不闹心?”

    确实,王天一再不济也是王家人,在很多方面还是有影响力的,如果作对会生出很多麻烦。

    “他配么?”

    尚扬轻蔑的笑了笑:“因为这点钱能追到永城来要,能有多大出息?格局太小,一辈子也就这样了,上不了台面!”

    尚扬倒不是故意给自己打气,而是真看不上,以王家的体量而言,这笔数字太过渺小,一个星期前华夏工商银行公布财报,半年净利润一千六百亿,也就是说平均每天十亿左右…

    王家的盈利能力比不上华夏工商,但也绝对不是没办法相比,如此巨额的盈利,需要多少资金操盘?

    如果王天一真的到了一定量级,见惯了庞大资金,可能因为这点小钱亲力亲为来到永城?

    显然不现实。

    种种迹象表明,他不受待见。

    丁小年显然没想这么多,但还是认为王家不能碰,没有继续争辩,想了想问道:“等会儿怎么办?”

    打了两次,必须得有解决办法。

    尚扬耸耸肩,随口道:“走一步看一步,他要是敢要钱,找个理由继续打他,什么时候不要钱了,什么时候算结束!”

    丁小年一愣:“你真无耻!”

    “哈哈…”

    两人在走廊里交谈。

    可就在旁边的诊室门口内侧,王天一双手死死攥着拳头,把两人对话完整听进耳中,他恨,恨不得现在把两人丢到海里喂王八,自己是王家人,竟然敢如此对自己!是嫌自己活的太久了么?

    可恨后,又变得无可奈何。

    确实不敢让王宇泽知道,因为他未必会帮自己,甚至还会帮对方!

    “现在怎么办?”

    他脑中一遍一遍问,早就知道尚扬不守规矩,可没想到这么不受规矩,他竟然还要找理由揍自己,多停一分钟,就多一分钟危险。

    “你怎么还不出去?”

    这时,医生忍不住开口。

    王天一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深吸一口气,器宇轩昂走出去,输人不能输阵。

    “王公子…怎么样”

    “弟弟…刚才不好意思啊…”

    尚扬和丁小年两人同时站起来。

    王天一扫了二人一眼,挺起胸,背着手,率先向电梯走去,一马当先,让两人莫名其妙,就听他缓缓道:“刚刚接了个电话,有朋友邀请我去东阳做客,车票已经买好,一会儿就走…你们不用太愧疚,因为…我还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