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6章 是一个死人

目录:丹师剑宗| 作者:伯爵| 类别:散文诗词

    “轰!”

    体型宛如一座山岳的凶煞巨兽炸裂成了血肉和碎骨,而这自爆的波及传播非常之远,炎鸾极速御空远离,尽管已经相隔了很远,但依旧遭受到了波及。

    不过这样的波及对炎鸾却并无大碍,她只是微微一阵趔趄,接着便稳住了御空的身形。

    而在巨兽自爆后的三十息后,一柄飞剑从远方飞来,精准地落到了秦安手中,正是镇魂剑无疑。

    在巨兽那般自爆的剧震下,镇魂剑都没有受到丝毫折损,甚至连一丝裂缝都没有。

    这不禁让秦安赶来镇魂剑的坚实程度,这一点上,真的不愧为上古神器之首。

    在金法王和两位领主震惊的目光中,秦安将镇魂剑缓缓收起,而后施展追踪秘法追踪龙城领主的位置。他一边追踪,一边神念给炎鸾指引方向。

    对于这个将巨兽引到北荒意图致他于死地的人,秦安是绝对不可能放过的。

    尤其他还从金法王这里得知,龙城领主并没有参与到他构建传送阵的合作中来,那就更不可能留下了。

    毕竟他从金法王那里得知,南疆也算是混沌世界中地理位置比较重要的地方,这样的地方,秦安是一定要铺设传送阵的,而龙城领主不肯合作,那他只能选择除掉其了。

    至于除掉之后由谁来当这个领主,秦安也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他觉得金法王就很不错,至少比起龙城领主,金法王要有担当得多。

    而金法王得知秦安是要去追踪龙城领主时,心中也憋着一口恶气。

    他身为龙城的法王,辅佐了数代龙城领主,但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如此丧心病狂的领主,为了对付秦安,竟然不顾自己种族的安危。

    要不是秦安实力通天,面对这头巨兽,凭混沌世界中的势力恐怕根本无法抗衡。

    法王的职责是辅佐领主没错,但在这个前提上,法王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基本职责,那就是为族人考虑。

    而这一次龙城领主的做法,也让金法王觉得此人实在危险,留下来绝对是一个祸患,所以他也力挺秦安除掉龙城领主,哪怕其曾经是自己的领主又如何,破坏了原则,也一样要除去。

    龙城领主并没有逃走很远,他只是在北荒附近选了一个偏僻的地方进行疗伤。毕竟他为了摆脱秦安的控制,不得已震断了自己的手臂,这是需要及时治疗的。

    当然,龙城领主之所以没有走太远,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上已经被秦安种下了追踪印记,否则的话,他就算是背着性命之忧的风险,也一定要逃得远远的。

    因为根本没有想到,所以当秦安等人现身他疗伤之地时,龙城领主彻底傻眼了。

    尤其是看到秦安四人安然无恙,还带来了金法王和另两位领主时,他彻底呆愣住了。

    “你们……怎么可能?”

    在龙城领主的想象中,秦安等人此刻应该死绝了才对,毕竟他们要面对的,可是混沌世界中古往今来的第一凶兽。

    他觉得,这样的情况下,秦安等人应该必死无疑才对。

    但事实上却与他想的截然相反,秦安等人不仅没有死在那凶兽手中,反而还替混沌世界铲除了那个大患。

    “你们打赢了?”

    龙城领主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秦安四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觉得秦安四人不可能是那巨兽的对手。

    “让你失望了,你引来的那头畜生,已经被秦尊镇杀了!”

    闻言,秦安没有作声,金法王却是第一个出声道。

    毕竟在场的所有人中,对龙城领主最熟悉的流逝金法王了。在这个时候,金法王显然是最有话语权的。

    “不可能!”

    龙城领主大声嘶吼道,他怎么也不肯相信这样的事实。哪怕这话,是从他的辅佐者口中说出的,他依旧不肯相信。

    “你若执意这样觉得,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但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给我,给龙城的族人一个交代,你违背了先祖的叮嘱,这是大不违!”

    金法王直视着龙城领主,当然,此时此刻在他眼中,这已经不是龙城的领主了。

    在龙城领主丧心病狂放出西门关巨兽的一刻,他就已经将其视为叛徒了。

    西门关的巨兽不能动,这在混沌世界许多势力中都是默认的禁忌,也是各族的先祖先训。

    龙城领主违背了先祖之训,自然已经没有资格再做领主了。

    “大胆,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对我讲话?我可是龙城之主,你不过是一介法王而已,怎可以下犯上?”

    听到金法王的话,龙城领主有些发蒙了。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那个曾经对自己恭恭敬敬也兢兢业业的法王所说出的话。此时此刻,金法王给他的好困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抱歉,当你决定背叛先祖之训的一刻起,你就已经不是领主了!所以我这么说,没有任何不对!”

    金法王没有在意龙城领主的呵斥,他已经不再是其的法王了,所以也不用按照以往那样的方式对待其。

    “那又怎样,就算我真的违背了先祖之训,也不是你能够弹劾得了的!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是龙城真正的主人!”

    龙城领主依旧没有悔改之迹,他依旧仗着自己的领主身份,对金法王不屑一顾。

    “你已经不是了!”

    听到龙城领主如此猖狂的言语,秦安则很是笃定地说道。

    而龙城领主听闻此言,却是当场爆发了,看向秦安怒斥道:“闭嘴,这是我龙城内部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插嘴!”

    “我是无法插手你们龙城内部的事情,可是我要说的,也不是你们龙城之事,而是关于你我之间的!”秦安闻言沉声道。

    “我们之间?”

    龙城领主神色有些呆滞,他似乎已经听明白到秦安的言外之意了。

    “没错。”

    秦安闻言说道:“介于你将凶兽引到北荒一事,我不得不对你做出惩罚,所以,你已经不是龙城领主了,而是一个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