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一章 永不落幕的小琼峰·大结局

目录: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作者:言归正传| 类别:武侠修真

    昨夜疏风骤雨,浓醉不解春愁。

    扶腰道声还好,就是有点上头。

    小琼峰。

    李长寿伸了个懒腰自地下密室飘出,背着手在丹房中溜达溜达,想着如何将这里改造成婚房,就去了门外歇息。

    熟悉的躺椅,经典的蒲扇。

    李长寿扶着扶手躺了下去,听着鸟语嗅着花香,看着远处那些上古灵木微微摇摆,自在安乐。

    啥时候回的小琼峰?

    李长寿虽被灌醉了,但事情经过还是记得一清二楚。

    报复!

    自家师兄就是红果果的报复!蓄谋已久的报复!

    他们本来是约好在天地边缘,当年联合西方教弟子地藏、谛听打过域外天魔的小千世界,搞一个简单的庆祝酒宴。

    师兄早早就去忙碌此事了,和白泽、小琼峰棋牌室天团及其亲属一同布置,搞的也是有模有样。

    这酒宴,与李长寿关系密切的生灵几乎都有抵达。。

    龙宫还特地送来数百名蚌女端茶送水,搬来几百箱没什么大用的珍宝,把氛围弄的相当高涨。

    但李长寿刚到地方,还没来得及开口,大法师就冲了过来,说要用太极图。

    自家亲师兄用太极图,李长寿能不给吗?

    他是当真没想到,师兄直接了当请太清老师出手!

    太清老师凭太极图落下的‘种子’,直接把师兄送回了鲲鹏秘境,师兄将鲲鹏秘境收入太极图中,又靠着太清老师召唤太极图,顺势赶了回来!

    一气呵成!

    瞬间将鲲鹏秘境开辟成了新的玄都城,挂靠在旧天地壁垒之外!

    好家伙,李长寿直接好家伙。

    他本来是想与洪荒天地保持点距离,这样自己也好有点神秘感,能清闲点。

    现在被大法师这么一闹,他跟洪荒天地又保持了微妙的联系。

    还好有鲲鹏号,以后可以去混沌海中度度蜜月啥的。

    然而让李长寿没想到的是……

    这,只是大法师计划的一部分。

    酒宴上,偷摸赶来的多宝佛祖与赵公明一左一右,拉着李长寿喝了几坛仙酒。

    李长寿当时就发现有点不对劲。

    倒不是酒里面添加的那点固本培元丹,他现在勉勉强强也算受伤,师兄疼自己,给自己搞点固本丹药合情合理。

    问题是,灵娥被酒玖、酒依依、酒施拉过去喝酒;

    云霄更是被两位小姨子和几位截教仙子围住,伴着一声声姐姐不断敬酒。

    自家两位道侣什么智力水平?能看不出这么简单的局势?

    然后,三者很默契的谁都没点破,就这么喝了个微醺半醉,与诸位亲友相谈甚欢。

    这波? 这波是将计就计。

    然而李长寿很快就发现,酒里面的佐料变了;不只是变了,喝酒喝到最后? 太清孕灵丹都给他添里面了!

    这他能忍?

    李长寿当即就要反算回去? 可他还没来得及出手? 就听侧旁传来一声轻喝:

    “跪下!”

    会场内一小半助攻选手跪倒一片。

    那场面,堪称洪荒自古难得一见。

    还好,李长寿向前拉走了云霄与灵娥? 很有男子风范地将她们带回了小琼峰。

    后面的事? 李长寿当然记得,但他为了避免尴尬,只能装作不记得。

    反正最关键的一步已经走出去了? 左拥右抱的洪荒幸福生活已拉开帷幕? 自己就装傻充愣几天也没什么。

    昨晚他们三人回了小琼峰? 灵娥脸蛋红红地拿出珍藏多年的仙酿? 说想请师兄再喝一杯。

    只有他们三人的酒局。

    灵娥很快就醉了? 吐槽了自家师兄一阵? 就一改攻势,吐露起了自己的心声。

    云霄在旁静静听着,身子趴伏在桌边,手臂撑着脸颊,那云中仙子的俏脸伴着少许红晕。

    李长寿主动握住了灵娥的小手? 酒局成了表白局? 说了些年轻人学不会的话;

    后来? 云霄就跳起了舞? 舞姿还是略有些僵硬……

    后来,灵娥说去沐浴,拉着云霄一同离开? 但不过片刻两人就换上了同款薄裙。

    后来,就是电视台不让播的画面了。

    作为大法师计划的一部分,昨晚的小琼峰没有生灵;

    连灵兽都没有!

    总之就是非常稳健,大法师也算成功复仇,继续陷入被文净穷追猛打的难题之中。

    李长寿……邪魅一笑。

    静静坐在那,心态颇为宁静。

    这是一种很难用言语表达的宁静,身上没了负担,心神没了紧迫感,再加上一点贤者时刻的作用,以及保持了千多年空明道心终于放心解开的失落感。

    以后的日子,总算能轻松些了。

    但总觉得还有点舍不得呢。

    有几道流光从天地内飞来,却是鲲鹏秘境的常住居民开始回来了。

    此前跟着自己流浪混沌海的截教高手,前几日也已经搬走,回了五部洲重建残破的碧游宫。

    鲲鹏秘境会分为内外两个部分,外部改造成一座坊镇,供想去探索混沌海的炼气士歇脚,也会给他们一份混沌海探索指南。

    内部就是小琼峰以及周边几座山头,自是不对外开放的。

    李长寿以后的家就在这,而当初跟随他离开的度仙门一行,也都选择了留下来,半隐居、半入世,打理混沌边缘的这座坊镇。

    从这里回洪荒天地,只需动动脚,不过距离五部洲确实有些遥远了。

    李长寿安静待了一阵,手指在胸口轻点了几下,一座一尺见方的大殿‘模型’自他体内飞出,被李长寿送去了丹房内的书架上。

    以后,这里就是保管众道之庭的圣地了。

    突出的就是一个潇洒随意。

    他将几件宝物拿出来,让他们各自在小琼峰找个住处,也算护持这众道之庭。

    钟姐很快就把混沌钟的本体藏好,幻化出一身布料不是很多的短裙,脚上踢踏着一双木屐,上下打量着李长寿。

    “可以嘛,本大姐以前一直担心你会做第二个道祖,没想到真的如你当年对我所说的那般,将均衡大道献出去了。

    可以,可以,这波咱服气。

    以后就做你的专属守护小法宝了。”

    李长寿笑了声,言道:“你要守护的是洪荒天地。”

    钟姐翻了个白眼,抱着胳膊靠在门框边,眯眼笑着:“还好咱是法宝,不是生灵,没什么七情六欲,不然怕是也要看上你哟。”

    李长寿:……

    “说起七情六欲,昨日酒宴上我被拉着喝酒,后土娘娘的七情化身是不是也来了?”

    “对呀,七情过来了一趟,看你被一群大老粗拉着灌酒,没能说上话。”

    钟姐笑道:“也无妨啦,你又没走远,离着这么近。”

    李长寿笑道:“改日还是要去谢过后土娘娘和七情,她们真的帮了大忙。”

    “咳,咳咳!”

    “还要多谢钟大姐,力挽狂澜,给了我去均衡天道的可能。”

    “这还差不多。”

    钟姐顿时笑眯了眼,刚想吹吹牛,突然察觉到有道流光朝此地飞来,立刻道:“先不打扰你了,回头咱们再聊。”

    李长寿含笑点头,刚想坐起身来,那道流光落在丹房前,化作一道略显娇小的身形。

    嗯……娇小二字形容前任临天殿圣女,怕是有些不妥。

    “嘻嘻,哈哈,嘿嘿嘿。”

    酒玖一阵眉飞色舞,目中满是促狭。

    李长寿笑道:“笑什么。”

    “小师侄有出息了哦。”

    酒玖背着手跳了上来,李长寿淡定地挪开视线看向了一旁的水池。

    酒玖此时已习惯了临天殿圣女的装束,一袭黑纱裙、含羞惹人怜,眉目盈盈笑、顾盼暗香敛。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眨了眨眼,问:“那个,你不会赶我走吧?”

    “说什么呢,”李长寿叹道,“这小琼峰还不是师叔你的后花园,想去哪谁能拦得住你?在这住下吧,想去哪、想做什么,都是随你的。

    以后想去转转就带上我的玉牌,三界都可去得,混沌海中遇到先天神魔也能震他们一震!”

    “真的假的?”

    酒玖眨眨眼,“我喝酒多你可别骗我。”

    “有一点点夸大的成分,”李长寿含笑对着侧旁一点,点出了一只蒲团。

    他道:“坐下歇会儿吧。”

    “这个,突然间还有些怪不适应的。”

    酒玖抬手理了下耳旁的发梢,声音越说越低,“那、那我回度仙门一趟,把我阁楼搬过来……你当初做的阵法还在……

    我、我先回去了。”

    言罢转身跑了两步,又扭头瞧了眼李长寿,“糖豆丹?”

    李长寿笑道:“神仙醉。”

    “大份的!我要大份儿的!”

    “是,弟子遵命。”

    李长寿有气无力地应了句,酒玖却是得意的一笑,趾高气昂、神采奕奕,带着那极大的罪恶,召出诛邪如意剑、踩着大葫芦飞天而去。

    道庭之主的师叔,也算是洪荒老资历了。

    小师叔。

    李长寿笑了笑,心底也没什么奇怪的念头。

    当年小琼峰最落魄的时候,能来小琼峰上的只有这位师叔,自己与忘情上人一脉自是有割舍不开的牵连。

    以后这里就会是洪荒的圣地,寸土寸金的说。

    看一眼还在地下密室结界中熟睡的云和娥,李长寿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驾一朵白云朝灵湖草屋而去。

    灵湖之中空空荡荡,灵兽圈中冷冷清清。

    李长寿此时才回过神来。

    感情,前几日仙宴上用的食材,都是他小琼峰提供的?!

    这个熊伶俐,还天天自吹是小琼峰灵兽们最好的伙伴,回头立马扣工资!

    到了草屋前,李长寿在自己的草屋中转了转,又去了师父的草屋。

    牌位一尘不染,香炉香灰满溢,显然灵娥平日里没有倦怠,经常过来照看。

    点三炷清香又叩首三次,李长寿看了几眼牌位上的名号,转身去了屋外。

    金丹震动,仙力将这草屋包裹、封禁;李长寿又招来两枚控制小琼峰大阵的玉符,将这草屋落去了山体中。

    注视着四面浅草包裹的石面,他久久不能回神。

    ‘长寿……’

    “嗯?”

    李长寿扭头看去,所见只有湖畔垂柳,还有那波光粼粼的湖面。

    有个老道似乎就站在湖面上,又随着清凉的微风,悄然消散。

    李长寿笑了声,挠挠头,驾云赶回丹房。

    灵娥和云霄已是醒了,此时撑开了仙力结界……还是李长寿看不透的仙力结界。

    他自然懂,这是道侣害羞了。

    身为一个过来人,他自然是要照顾好两人的情绪,这时候最好表现出无微不至的关心,以防她们对未来产生什么消极的念头。

    李长寿亲自动手,准备了一份茶点、冲泡了一壶醒酒的仙茶。

    不多时,两缕云雾自地下密室飘出,化作两道衣着相仿的仙子,各自挽起长发,或是明媚照人、或是欲语还休。

    云霄倒是落落大方,主动拉着灵娥向前,对李长寿温柔笑着。

    灵娥开口就是一声:“夫、夫君……”

    蓬!

    头顶烟雾弥漫,丹房瞬间告急!

    李长寿:……

    三人亲近一阵,却见十数道流光飞回鲲鹏秘境。

    金鹏背上,龙吉公主带着自己的小小行囊赶来,自是要在小琼峰上常住。

    云霄拉着灵娥去隔壁峰上找琼霄、碧霄,多少有些狼狈而逃的味道。

    李长寿笑眯了眼,在丹房前等龙吉前来。

    玉帝陛下的女儿就是不一样,身有正神之位,天庭自由来去。

    “师父!”

    龙吉甜甜地喊了声,好奇地打量师父的变化,又红着脸蛋、抿着嘴唇低头向前,将一封信捧给李长寿。

    “师父,有琴元帅托我带过来的,此前她去了酒宴上,师父已经先一步离开了。”

    “哦?”

    李长寿将信封接过,难得还是用的纸张。

    打开信封,抽出信纸,李长寿逐字逐句看着,嘴角露出少许微笑。

    【师兄敬启:

    承兄之德,众生无损,天地清明,三界归于秩序,天道再无私欲。

    每每思及师兄为生灵之举,玄雅心感惭愧,自觉远不能及。

    昔日度仙门得幸为师兄所识,北洲一行得师兄诸多关照,已知师兄非寻常之辈,有经天之才。

    玄雅犹记师兄自言与女子不可相触之疾,时玄雅无知,故意触碰,为师兄增添诸多麻烦。

    而后想起此事,虽感欢乐,心不安矣。

    时师门遭劫,师兄挺身而出,却不贪功劳、不增声名;玄雅其时不知师兄之志,尤感羞惭。

    往事依如前景,玄雅从未忘却。

    玄雅心幕师兄久矣,知无从与师兄相较,故未敢提及。

    今日以信告之,既求心安且宁,也求师兄勿忘玄雅。

    师兄不必回信,玄雅已不在天庭。

    五部洲已无太多妖魔之患,玄雅于天庭只剩清闲之职,故决意辞官归野。

    一剑一人于三千世行走,遇不平之事则伸天庭之义,遇不公之事,则行正义之举。

    若能相救一人,玄雅自感无憾。

    若玄雅他日心神疲倦,再无力奔波,不知可否在师兄身侧求得一草庐而居,终日守望,以此为盼。

    玄雅。】

    “有琴师妹……”

    李长寿将信叠好,放回信封,郑重地收入袖中。

    “龙吉,你可有去天庭的传信玉符?”

    “有的师父。”

    “让天庭帮我散个消息,务必要让玄雅听到,”李长寿缓声道,“就说,随时回来,不必担心……算了,就说随时回来就好了。”

    “哎!”

    龙吉答应一声,翻找出一枚玉符,又问:“师父,还有其他要叮嘱的吗?”

    “无了。”

    龙吉纤指翻飞,玉符迅速破空而去,赶去了离着此地最近的天庭驻兵之地。

    “对了师父,您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龙吉小声道:“太清老爷要把太清观搬来鲲鹏秘境了。”

    “啊?”

    李长寿眼一瞪,“真得假的?”

    “真的,”龙吉道,“大法师好像被喊回去了,这事是文净阿姨告我的。”

    “别喊阿姨,”李长寿随口道了句,“喊她女王大人。”

    “嗯?”

    “咳,我也要做点准备,欢迎老师入驻鲲鹏秘境,”李长寿笑道,“稍后我就去师兄的峰头收拾收拾,给老师腾个地。”

    龙吉禁不住掩口轻笑。

    她将行囊放在一旁,在李长寿的示意下,坐在侧旁的蒲团上,小声问:“师父,弟子其实不是很明白最近天地间发生的事。

    您能跟弟子讲讲吗?

    这天地似乎变了许多,又似乎什么都没变化。”

    “这有什么好说的,就是一些打啊杀啊之事。”

    李长寿眯眼笑着,躺在躺椅上,享受着此刻的恬静,以及那种诲人不倦、好为人师之乐。

    他笑道:

    “徒儿你记住,无论这天地如何演变,能得胜者没有其他妙诀,说来说去也不过四个字。

    以人为本。

    纵观之前,眺望后世,时空交替仿佛只是为了阐述了一个道理,那是一切之始,也是一切之终,蕴含了一切之真意,又蕴含了一切之终点。”

    “师父,那是什么?”

    “道,法自然。”

    ……

    (全文·终)